Loading... (0%)

孕期常见症状及处理

1.便秘 妊娠期间常见。排便习惯正常的孕妇可在妊娠期间预防便秘。每日清晨饮一杯温开水,多吃易消化的、含维生素多的新鲜蔬菜水果,每日进行适当运动,养成按时排便的良好习惯。
2.痔疮 多吃蔬菜、少吃辛辣食物,也可通过温水坐浴、服用缓泻剂以缓解痔疮引起的疼痛和肿胀感。
3.消化系统症状 妊娠早期恶心、呕吐常见,应少食、多餐,忌油腻食物。
4.腰背痛 休息时腰背部垫枕头可缓解疼痛,必要时应卧床休息、局部热敷等。
5.下肢及外阴静脉曲张 妊娠晚期,尽量避免长时间站立,下肢绑弹性绷带,晚间睡眠时应适当垫高下肢利于静脉回流。
6.贫血 孕妇于妊娠中晚期对铁的需求量增多,单靠饮食补充明显不足,应自妊娠4-5个月开始补充铁剂,如硫酸亚铁0.3g,每日一次口服预防贫血。
7.下肢肌肉痉挛 是孕妇缺钙的表现,应及时补充钙剂。
8.下肢水肿 休息后消退,属正常生理现象。睡眠时取左侧卧位,下肢垫高15度能使下肢血液回流改善,水肿减轻。
9.仰卧位低血压 孕妇改为侧卧位,血压迅速恢复正常。
10.外阴阴道假丝酵母菌病 在医生指导下用药,给予阴道内放置克霉唑栓剂等。

痛经防护

痛经是指妇女每逢经期或行经前后,出现下腹疼痛、坠胀,伴腰酸等不适,严重的伴有恶心、呕吐、手足厥冷,甚至昏厥,严重影响生活和工作。经期过后便自行缓解。痛经的发病因为子宫平滑肌不正常收缩、缺血而引起疼痛。
痛经分为原发性痛经和继发性痛经两种。原发性痛经指经妇科检查没有发现盆腔器质性病变,常发生在月经初潮或初潮后不久,多见于未婚或未孕女性。常见的诱发因素有:心理压力大等负面情绪的影响;爱吃生冷食物等不良生活习惯;子宫发育不良或生殖道的畸形。继发性痛经指经妇科检查、超声或腹腔镜检查发现有盆腔炎、子宫肌瘤、子宫内膜异位等盆腔器质性病变,因此而出现痛经,多见于已婚或已产女性。常见的诱发原因有: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腺肌症、子宫肌瘤、盆腔炎、子宫内放置节育器等。
有痛经的朋友应先去医院做检查,找出疼痛的原因。若是继发性痛经,积极治疗引起痛经的疾病。此外,未病先防,日常生活的调理也是必不可少的;平素勿过食寒凉,注意防寒保暖;经前放松心情,调节情志,避免精神紧张和过度劳累。
中医认为痛经的发生原因主要在有余和不足两个方面,证有虚实寒热之分,但总不外乎冲任气血运行不畅,经血郁滞胞宫所致,即“不通则痛”。治疗本病多从经前开始服药,一般治疗3-5个月经周期。于经前7-10天开始服用,调血止痛以治标;平时辨证求因治本。

产后调摄与注意

分娩结束后,产妇逐渐恢复到孕前状态,大概需要6周,此期称为产褥期。由于分娩时期的创伤、出血和产程中用力耗气,产妇气血骤虚,因此,新产后可出现畏寒怕冷、微热、多汗的现象;子宫缩复而有腹痛和排出余血浊液的现象称为恶露。如果血性恶露持续10天以上仍然没有干净,应该考虑子宫复旧不良或者感染,当予以治疗。
顺产的患者,产后30分钟即可开始哺乳,令新生儿吮吸乳头,以刺激乳头尽早泌乳,促进母体宫缩,减少产后出血,建立母子间亲密的感情;这也有利于增强婴儿的抗病能力,促进胎粪排出。产后3个月,婴儿适当添加辅食;哺乳时间一般以8个月为宜。在婴儿停止哺乳后,务必回乳,以免长期泌乳发生经、乳疾病。
哺乳期大多月经停闭,少数可有排卵或月经来潮,故要采取避孕措施。
产后居室宜寒温适宜,空气流通,阳光充足;衣着温凉合适,防止外感风寒或中暑;饮食宜清淡,富含营养而容易消化;劳逸结合,以免耗伤气血;心情舒畅,防止情志伤身。保持外阴清洁卫生;有产伤及时修复。

肝气郁结的诊断和治疗

肝为将军之官,性喜条达,以疏泄为顺。这在《内经》时期就已提出来了,以后历代医家对肝的功能很重视,特别是肝主疏泄的作用有不少的论述,足见其临床的重要性。肝主疏泄的涉及范围很广,关系人体气机调畅,精神活动,水谷精微之代谢以及血液运行等等。肝气调达则心情舒畅,多谋善断,气机通利,升降正常,百病无由所生。如肝失疏畅,则精神抑郁,多疑善恕。气机阻滞,升降失常,就会出现各脏腑的病变。如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循环系统、呼吸系统以及妇科的一些疾病。它可以是功能性的亦可以是器质性的,还可使旧病复发,或原有的病情加重,用疏肝一法,可使病情好转或痊愈,特别是临床上一时诊断未明,而且病人痛苦很大的情况下,常可解除病人痛苦,帮助明确诊断,是中医异病同治的典型体现。
肝的疏泄功能,涉及范围如此之广,各脏腑经络均可因肝气不疏发病,但脏腑经络的生理功能和病理变化,又有其各自的特殊性,所以其证候表现,脉舌所见,亦有其不同点,如何求得一整套诊断肝气不疏的客观标准及基本诊法,对疾病之治疗是很有益处。百灵中医堂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总结先人治肝经验基础之上,结合韩百灵老先生所创立的肝肾学说,发展了同因异病、异病同治的理论体系,总结了一些肝气郁结,肝失疏泄的客观表现,归纳为如下几条:
一、胸胁不适
二、眼周有色素沉着或有褐色和烟煤状颜色
三、舌两旁有条状黄苔或白苔
四、脉弦
五、头晕目眩
六、口苦咽干
七、舌边尖红、或舌两旁有淤斑淤点
八、善太息、或喉中有梗塞感
以上八条,一、二、三、四为主要条件,其余为次要条件,临床上有主要条件三条,同时有次要条件两条者,就可以定为肝气不疏。不管是哪个系统,何种疾病,如胀、痛、满、结、呕、吐、飧泄、血凝、痰饮、脬肿、臌胀、痉厥、癫狂、积聚、肿块、哕呃、咳嗽、不寐、血痹、劳损等等,都可用疏肝解郁法治疗,并可取得良好效果,对于其演变出来的一些证候如热化、生风等等,也可经适当加减用药进行治疗。
疏肝理气之方药甚多,各家所用不一。笔者是以家传百灵调肝饮为基础方剂,结合各脏腑的病理特点及临床表现进行加减,取得了异病同治的较好疗效。这里介绍笔者在临床上迂到的因肝郁而引起的一些疾病及症状,用百灵调肝饮加减治疗的显效病症。
一、消化性溃疡
本病凡因肝郁者其病在胃,其因在肝,常因郁怒而疼痛加重,病人多有脉弦,胸胁不适,眼周色素沉着,舌两旁有淤点,亦可有口苦咽干。
二、心绞痛、心肌梗塞
多因平日肝气不疏、郁而血滞,心血淤阻,不通而痛。本病可因肝郁发病,亦可因肝郁加重病情,或诱发疼痛。患者多有胸胁不适或疼痛,口苦咽干,头晕目眩,舌旁有淤点、脉弦。
三、胸膜炎
本病多有肝郁,邪中少阳,枢机不利,水饮停滞,亦可有淤阻胸络。肝郁的指征有头晕目眩,口苦咽干,寒热往来,胸胁不适或疼痛,脉弦,舌两旁有黄或白苔。
四、高血压
回情志不调,肝郁日久,久而化火,肝阳上亢,肝郁的主要表现有头晕目眩,口苦咽干胸胁不适,眼周亦可有色沉着,舌两旁有条状黄苔,舌边尖红,脉弦。
五、乳腺囊性增生病、乳腺结核
这两种病可因肝不调达而得,或者使原有病情加重,其肝胡的主要表现有:头晕目眩,口苦咽干,胸胁不适或疼痛,脉弦,喉中亦可有梗塞感。
六、乳胀症
乳胀症常与痛经同时发生,临床上并不少见,乳胀多发生在经期,尚伴有疼痛,呈持续性,直至经尽方止。凡痛经兼乳胀者,多为不孕之妇,每因求治不孕才被发现。乳房乃肝经所行之处,乳头为胃经所过之点,故肝郁胃阻均可发病,但其本仍在肝郁。肝郁可使气机失畅,冲任失调,故治疗时仍以疏肝理气为主,和降胃气为辅,少加通乳络、散结之品。
七、经期错乱、闭经、不孕、乳汁不下
肝郁气滞,肝失疏泄,气机不利,冲任失调,或肝郁日久化热,热伤冲任,迫血妄行。

中医除“痘” 辩证施治效果好

痤疮是毛囊皮脂腺的一种慢性炎症,俗称“粉刺”、“青春痘”。平滑的脸部肌肤上的这些痘痘不仅给局部带来瘙痒、疼痛等不适,容颜也多少打了些折扣。而且,现在痤疮已不再是青少年的“专利”了,很多中年人也颇受痤疮之苦,这实际上是健康隐患的外在表现。痤疮是美容皮肤科最常见的病种之一,除儿童外,人群中约有80%~90%的人患本病或曾经患过本病(包括轻症在内)。
从中医理论来看,不同部位的痤疮,是人体不同脏腑功能失调的外在表现。人体是一个有机整体,人体内部脏腑的各种病理变化会以不同的方式表现于外。面部的不同部位与不同的脏腑有着密切的关系,人体脏腑功能失调时就会引起面部相应部位的痤疮。如果长期思虑过度、劳心伤神,常可引起心火旺盛、心火上炎,这时额头上常常会长出痤疮来,提醒人该注意劳逸结合,适当休息了;如果长期嗜食辛辣、油腻、嗜酒,就会脾胃蕴热,不仅消化不良、口干、口臭,便秘等问题也会找上门来,鼻子上也常常会冒出一些“粉刺”来提醒您,需要改变一下饮食习惯了;如果平时压力过大,又没有学会适当调节,给自己“解压”,肝郁气滞的各种症状便会随着压力增大而日益明显,人常常会感到莫名其妙地心烦意乱,甚至为一点点小事而暴跳如雷,双颊容易长出“青春痘”,这就提醒您,该注意调节、放松一下心情了;有些女性下巴上的痤疮此起彼伏,每次月经来潮前几天尤为明显,这通常与月经失调及经前期综合征有着密切联系,必须对症治疗。因此,中医认为引起痤疮的原因是:肺经风热阻于肌肤所致;或因过食肥甘、油腻、辛辣食物,脾胃蕴热,湿热内生,熏蒸于面而成;或因青春之体,血气方刚,阳热上升,与风寒相搏,郁阻肌肤所致。
九大因素易导致痤疮发生
成人痘的产生原因有很多,特别是在这个生活压力大,节奏快捷的社会中竞争,难免会引起睡眠不足,内分泌失调等问题了。抑或是由于肌肤本身的油脂分泌旺盛,成人痘痘似乎对各种肤质都无孔不入。其基本诱因如下: 1.大便干燥。便秘、清气不升,浊气不降,致毒气上升,毒素上泛,口舌生疮、牙龈肿痛、声音嘶哑,皮肤油腻,诱发痤疮,脂溢性皮炎,脂溢性脱发。2.饮食因素。偏嗜麻辣、油腻、海鲜、油炸等类食品及烟草者,均可刺激皮脂腺肥大、增生,分泌大量皮脂,诱发痤疮。3.油性皮肤。皮脂腺分泌旺盛,易成为痤疮杆菌、毛囊虫、螨虫等的营养环境,发生感染。4.药物因素。长期口服避孕药,药物性雄激素或类激素。5.吸食毒品。6.环境因素。包括空气、土壤、水、食物、噪音、射线等污染,经常使皮肤处于一种紧张的防御状态,皮肤新陈代谢减慢,造成皮肤抵抗力下降,易诱发痤疮。7.化妆品因素。长期滥用化妆品,刺激皮脂腺、加速毛囊角化和堵塞,从而诱发痤疮。8.神经精神因素。如情绪亢奋、精神紧张,易导致皮脂腺分泌旺盛,从而诱发痤疮。9.个体因素。如月经不调、工作劳累、休息欠佳、青春期、不当的皮肤护理和皮肤病治疗以及不注意皮肤生理卫生。
特色疗法 辩证施治效果好
根据痤疮的病因病机,中医辨证施治。在治疗方法上应内治和外治相结合,内外合治,标本兼顾,才能达到较好的治疗效果。
百灵中医堂经过多年临床经验总结出治疗痤疮的有效方法,对各种类型痤疮均有显著效果。根据痤疮患者的自身病症,进行辨证分型治疗,在采用传统中药制剂治疗的同时结合外治法,起到由内到外、标本兼治的功效。根据患者的舌苔脉象辨证分型治疗,一般分为肺经蕴热、脾胃湿热、血瘀痰凝、冲任失调。口服中药汤剂结合外治法,在相应穴位进行刺络拔罐,收到了显著的疗效。
痤疮认识和治疗的六大误区
痤疮易对人造成损容性伤害,是一种不容忽视的皮肤病。由于缺少对该病的认识,在治疗过程中很多患者易产生以下几种误区:
1、很多患者认为患有痤疮是因为青春期,不用治疗就能自愈。这一想法是错误的。痤疮的是由痤疮丙酸杆菌引起,是一种炎症病变。若不及时治疗,会形成结节、疤痕等难愈的创伤。2、一些患者认为涂擦一些祛痘化妆品,可以彻底治疗自己的痘痘。但一些化妆品,因其成分里含有激素,所以涂上很见效,但停用就会反弹,这样反复发病,给肌肤会造成更大的伤害。中医认为痤疮的发病病因多因肺经风热、肠胃湿热、湿热痰瘀等造成。治疗应该标本兼治,治疗内部的疾病,才会彻底的治愈疾病。3、很多患者会用手挤自己的痘痘,手上的细菌很多,造成痘痘发炎,形成囊肿、疤痕等严重创伤。患者如果想自己的痤疮尽快好起来,可以到专业的医疗机构进行痤疮治疗,这样可以加速痤疮的愈合。4、一些患者治疗痤疮时,不按医嘱进行治疗,治疗稍有见效,就不予治疗。因痤疮没有完全治愈,所以会反复发作,给患者的脸部造成更大的伤害。5、有些患者因为皮肤是油性皮肤,会更多的清洗脸部,但过多的清洁会促使油脂分泌更多,皮肤更油。每日适当的清洗两次脸就好了。6、有些患者因患有痤疮,会产生自卑感,所以会用一些油性、有遮瑕效果的化妆品来遮住自己的痘痘。但因为这些化妆品会堵塞毛孔,长期使用,使患者的痤疮经久不愈,毛孔会更加的粗大,使患者出现更多的皮肤问题。
合理饮食可促进痤疮的治愈
在用药物治疗痤疮的同时,注意正确的饮食,会促进痤疮的愈合。过食肥甘厚味,辛辣之品会引起痤疮,所以患有痤疮或预防痤疮应该饮食清淡、忌食辛辣之品。禁食腥发的食品,如海产品,蟹、鱼、虾等,大蒜、韭菜、辣椒等。
肉类中的性热之品也是发物,如羊肉、狗肉等,都会使机体内热壅积而加重病情。禁食油脂类食品,如肥肉、奶油、动物内脏等,会产生大量热量。忌食含糖量高的食品,如咖啡、糖类等,加快机体新陈代谢,皮脂腺分泌旺盛,易加重痤疮。忌食辣椒,并禁止吸烟、饮酒。
痤疮患者多有热象,所以应该多吃清淡除热的食品。如苦瓜、黄瓜、冬瓜、绿豆、西瓜、梨、瘦肉、木耳等。也宜食富含维生素的食品,维生素A有益于上皮细胞的增生,能防止毛囊角化,消除粉刺。富含维生素A的食物有:菠菜、金针菜、胡萝卜、西兰花、小白菜、荠菜、动物肝脏等。维生素B2能促进细胞内的生物氧化过程,参与糖、蛋白质和脂肪的代谢。富含维生素B 2的食物有,如动物内脏、瘦肉、蛋类、乳类及绿叶蔬菜。维生素B6参与不饱和脂肪酸的代谢,有益于防止疾病。富含维生素B6的食物有瘦肉类、鱼类、豆类及白菜等。缺锌也会引起痤疮,富含锌的食物有控制皮脂腺分泌和减轻细胞脱落与角化作用。如瘦肉类、海产品、鸡蛋、核桃仁、葵花子、苹果、金针菇等。

前列腺炎

我們都知道,慢性前列腺炎是對男性危害很大的疾病,不僅會產生各種不適,影響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還會影響到男性的身心健康,甚至是引起性功能障礙和不育,下面本報記者就此採訪百靈中醫堂的周濤醫師為大傢俱體介紹一下,希望能引起男性朋友對慢性前列腺炎的重視。
 記者: 慢性前列腺炎会造成哪些危害?
周濤:1、影響生活和工作。男性急性前列腺炎往往會由於久拖不治,而激發慢性前列腺炎。很多的男性患者會由於慢性前列腺炎的反復刺激,睾丸、會陰部和腰骶等部位會發生脹痛,平時還會有尿不盡等現象,使得患者心情煩躁、不安,影響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2、影響性功能。前列腺炎就拖不治,往往會給男性患者的性功能造成一定的影響。比較常見的是引起男性性欲低下,出現性生活疼痛、射精痛、勃起疼痛以及男性早洩、陽痿等。
3、誘發不育。長時間的前列腺炎刺激,會對於男性的生育健康造成很大的影響。比較常見的是炎症造成精液不液化、精子品質低下,從而出現男性不育。
  4、影響精神狀態。正常情況下,前列腺能分泌多種活性物質。由於前列腺發生炎症,內分泌失調,可引起神經衰弱,以致精神發生異常,亦可出現失眠多夢、乏力頭暈、思維遲鈍、記憶力減退等症狀。
記者:引起男性前列腺增生的常見原因有哪些?
  周濤:1、過度的性生活和手淫,使性器官充血,前列腺組織因持久鬱血而增生。
  2、前列腺慢性炎症未徹底治癒,或尿道炎、膀胱炎、精阜炎等,使前列腺組織充血而增生。
  3、經常酗酒或長期飲酒,嗜食辛辣等刺激性食物,刺激前列腺增生。
  4、缺乏體育鍛煉,動脈易於硬化,前列腺局部的血液迴圈不良,也會導致前列腺增生。
記者:男性患上了前列腺疼痛會出現哪些症狀呢?
  周濤:1、尿路異常:如尿踟躕、尿中斷、尿無力、尿滴瀝和排尿時間延長等。也有排尿時出現尿頻、尿急和夜尿增加的情況。
  2、局部疼痛:痛疼不適以會陰、腹肌溝、睾丸、腰骶、小腹恥骨弓處為主,而且陰莖和尿道更為突出。
  3、性功能障礙:早期可出現性功能亢進,後期可引起性欲減退或消失、射精痛、血精、早洩、陽痿、遺精以及不育。
  4、心理異常:心情不好,抑鬱、易怒等。
  5、全身症狀:乏力、虛弱、厭食、噁心、嘔吐、高熱、寒戰、虛脫或敗血症表現。
 記者: 那麼前列腺疼痛要怎樣進行治療呢?
周濤:治療前列腺炎,目前仍以藥物療法為主,但由於前列腺炎致病因素複雜,且頗為頑固,因此西藥及傳統針灸、单纯中药藥很難治療徹底,也難以避免復發。鑒於傳統用藥很難治療徹底這一點,百靈中醫堂採用高科技物理治療手段與傳統中醫藥相結合,引入了綜合治療設備,腔內場效消融系統,對前列腺進行徹底殺菌排毒,可從根本上解決傳統療法“療效低、易復發”的弊端。與傳統療法相比,具有殺菌徹底、排毒乾淨、收效迅速、治療一次不復發等優勢。

便秘

   便秘是一个症状学名词,是指与粪便排除障碍有关的一组症状,可由多种疾病引起。其含义包括:排便次数减少、便质干硬、粪便排出困难、排便延时、久蹲努挣、肛门坠胀、便意不尽感等一列临床症状。便秘的危害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较重的便秘患者常有烦躁、焦虑甚至抑郁等。便秘的主要病机是由气机不畅,津血不足,传导失常所致,故临床治疗便秘应遵循调理气机、养血润肠通便的法则。
常用中药药物组成:肉苁蓉、何首乌、当归、枳实、玄参、杏仁、紫苏子、黄芪。  
针灸治疗:选穴大肠俞、中脘、足三里 支沟 照海 天枢
方中肉苁蓉温补肾阳、润燥滑肠,何首乌润肠通便,当归养血润肠,枳实顺气除痞,玄参滋阴增液,杏仁润滑肠道而通便,紫苏子下气利膈宽肠,炙黄芪补气健脾,增强大肠传导,诸药合用达润肠通便之功。现代药理研究发现:肉苁蓉脂溶性成分遇肠中碱性肠液后产生脂肪酸,刺激肠壁使蠕动增强,从而达到通便的作用;何首乌中提出的大黄酚能促进肠管运动;枳实可是胃肠收缩节律增加;杏仁油有润滑性通便作用;紫苏子含有脂肪油可润滑肠道;黄芪、当归能促进机体代谢,调节机体免疫功能,增强肠道收缩力。
针灸选穴大肠俞为足太阳膀胱经穴,能增强肠道的良性蠕动;中脘为任脉之穴,降腑气以通大便;足三里为足阳明胃经之穴与手阳明大肠相接,持续性穴位刺激,能改善胃肠道功能。便秘病位在肠,故取天枢与大肠俞同用属俞募配穴;支沟、照海合用为治疗便秘之经验效穴,支沟调理三焦气机以通腑气,照海养阴以增液行舟。
治疗同时患者应该改善生活方式,多食高纤维的蔬菜水果刺激肠蠕动,每天晨起喝一杯温开水或早晚用温开水冲蜂蜜饮用,润滑肠道;增加活动量,早晚腹部按摩刺激肠蠕动,定时排便等。
   通过药物与穴位共同对经络与脏腑进行调节,促进肠道蠕动,加强养血润肠、通利大便的作用,从而恢复正常排便功能,达到彻底治愈的目的。通过临床观察用这种方法治疗便秘,不但总有效率和治愈率大大提高,而且一年期的治疗效果也明显优于其他疗法。

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中医治疗

   植物神经紊乱是一种内脏功能失调,但没有器质性病变的临床综合征。包括循环系统功能、消化系统功能、内分泌系统功能、性功能失调的症状,多由心理社会因素诱发人体部分生理功能暂时性失调,神经内分泌出现相关改变而组织结构上并无相应病理改变的综合征。
   临床常见于20~50岁,也可见于青春期和更年期,女性居多,病情可轻可重,且不因体力劳动而加重,病程可长可短,甚至可以在诱发因素消除之后自愈。患者单纯使用西药治疗,疗效不显著,笔者使用中医治疗,疗效确切,治愈后不易复发;即使复发,再次使用中医治疗,疗效依然满意。
  大多数患者存在头痛头晕、失眠健忘、焦虑多疑、烦躁易怒、疲倦、容易出现情绪突然变化,精神不振、全身疼痛、记忆力减退等。容易出现胸闷气短、心悸、过度换气、濒死感,休息时症状通常较活动时明显。易出现便秘、腹泻,或者腹泻便秘交替出现,消化不良、腹胀、嗳气、呃逆,甚至可以出现“梅核气”。植物神经功能系统出现突然大汗淋漓、忽冷忽热、异物感、蚁走感、手足麻木、自觉末梢发凉。 性功能减退或亢进,月经不调、遗精、阳痿,甚至出现生理性不孕不育。
   中医治疗
  心脾两虚者,主要表现为失眠健忘、焦虑多疑、疲倦、精神不振、记忆力减退等,伴有心悸气短、乏力、盗汗、伴有月经量少色淡质稀,舌淡苔白,脉细,应以补益心脾为主,可选用归脾汤加减。气虚重者加人参;血虚重者增加大枣用量;心悸气短明显,加丹参少量;伴有腹泻者,加白芍;月经量少明显者,酌量加用当归。
   肝气瘀滞者,主要表现为烦躁易怒、头痛头晕、经常出现情绪变化、腹胀、嗳气、呃逆、便秘,月经量少色暗、有血块、行经腹痛,舌红苔薄黄,脉弦,治疗应以疏肝解郁为主,可选用逍遥散加减。腹胀明显者,加木香;头痛明显者,加钩藤少量;嗳气、呃逆明显者,加青皮;月经量少或行经腹痛明显者,可选用加味逍遥散。
   肝郁脾虚者,可同时出现上述两种证型的表现,治宜疏肝补脾,可选用归脾汤合逍遥散加减以腹泻为主者,可以选用痛泻药方。
   肾阴虚者,主要表现以盗汗、疲倦、头晕耳鸣、月经紊乱,舌红少苔,脉细数,治疗应以滋补肾阴为主,可以选用六味地黄汤加减。
   肾阳虚者,主要表现为末梢发冷、小便清长、遗精、阳痿、面浮肢肿,舌淡胖苔白,脉沉,应以温补肾阳为主,可选用金匮肾气丸加减。
   肾阴阳两虚者,兼见上述多种症状,治宜阴阳双补,可用六味地黄汤合金匮肾气丸加减。
针灸推拿治疗
   对于症状明显,且没有明显的禁忌症者,可以选用内服中药、配合针灸推拿治疗,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消化性溃疡的中医治疗

 
  消化性溃疡多见于胃和十二指肠,也可发生在食管下段、胃空肠吻合口周围及含有异位胃粘膜的美克尔憩室,近年研究发现溃疡的形成与幽门螺旋桿菌的存在有关。本病绝大多数(95%以上)位于胃和十二指肠,故又称胃十二指肠溃疡。本病病理复杂,易于复发。
 治疗方法:根据患者证型主要有脾胃虚寒型:治疗以温中祛寒为主,方药为黄芪20 g,白芍10g,桂枝3g,生姜3g,炙甘草3g,延胡索12g,大枣5枚。另一证型为肝郁气滞型,以疏肝解郁理气为主,方药为柴胡5g,白芍15g,香附15 g,青皮6g,厚朴6g,川芎6g,枳壳3g,甘草3g。治疗3个月为一疗程。
  大量临床实验表明中药对胃酸和胃蛋白酶的分泌有明显的抑制作用,能够杀死幽门螺旋杆菌,胃粘膜明显得到修复,腺体得到再生,周围的炎症被吸收,并且产生良好的止痛作用。中药对于治疗消化性溃疡患者相对于西药来说有具有整体调节的作用,副作用明显小于西药,中药根据不同的证型使用不同的药方,整体辩证,归纳病机,个别治疗。
  所谓的胃病要三分治七分养,预防重于治疗,建议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要均衡营养,保证足够的蛋白质、维生素和铁质。按时进食,切禁暴饮暴食,不易过冷过热饮食,少或者不要饮酒、吸烟,避免尼古丁对胃粘膜的刺激,避免长期服用消炎止痛药,譬如阿司匹林等。定期复查,如遇到腹痛、黑便等要及时就诊,必要时做胃镜检查。.

中医药治疗过敏性紫癜肾炎

  
过敏性紫癜肾炎(简称“紫癜肾炎”),中医证属“葡萄疫”、“尿血”、“肌衄”等范畴。本病为非典型过敏性血管炎一种,属于免疫性疾病范畴,病因复杂,临床表现多样,病情常迁延反复难愈,最终导致慢性肾功能衰竭。目前现代医学尚缺乏疗效确切的治疗方法和药物;中医药在治疗本病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取得一定的疗效。
  1对本病的认识
  过敏性紫癜肾炎(简称紫癜肾炎)是一种以皮肤紫癜、出血性胃肠炎、关节炎及肾脏损害为特征的综合征,基本病变为全身弥漫性坏死性小血管炎。中医认为本病病初以邪实为主,多见于外感风、热、湿、毒、瘀等,或食鱼、虾等腥腻之品,酿成湿热,或被毒虫叮咬、虫毒浸淫,以致热毒炽盛,灼伤血络,迫血妄行,病久则以虚证为主,多见于气阴两虚及脾肾亏虚;然本病多见于本虚标实证,本虚证以脾、肾脏功能虚损,气血阴阳亏虚,紫癜反复发作为主;标实证以感受风、热、湿、毒之邪以及瘀血内阻为主。临床所见内因常合并外邪而致,尤其患者久病不愈或是失治误治更可形成邪实未去、正气已虚之势。继而形成瘀血、湿热、浊毒等内生之邪,内生之邪又成为重要的致病因素,损伤脏腑,反复发作,经久不愈。
  2治疗体会
  本病常以祛邪扶正为治疗大法,祛邪以消斑止血为主,配合解表散邪、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等法。扶正以补为主,常用益气健脾、补肾、补益气血、养阴等法。临证多在辨证论治基础上,可一法独用,可数法合用,随证加减。
  2.1疏风清热法:常用于紫癜肾炎急性发作者。临床表现为:发病前常有发热、咳嗽、咽痛等外感症状,紫癜骤起,颜色鲜红,伴有颜面浮肿,皮肤瘙痒,或有腹痛、关节痛,口渴,大便干,尿血,舌尖边红,苔薄黄,脉浮数,常用银翘散合过敏煎加白茅根,车前子,紫草,徐长卿加减;若肌肤突然红色紫斑,分布稠密,瘙痒不止,舌红绛,脉滑数,由毒热蕴结,迫血妄行所致者,常用犀角地黄汤合五味消毒饮加减;若血尿明显者加大小蓟、地榆炭;若瘙痒不止者,加地肤子、白鲜皮;腹痛加甘草、白芍;关节痛加木瓜、秦艽、牛膝;颜面水肿者加猪苓、茯苓。
  2.2滋阴清热法:适应于紫癜肾炎属阴虚内热患者。症见:皮肤紫癜反复出现,颜色鲜红,头晕耳鸣,盗汗,口燥咽干,手足心热,小便短赤,尿血,大便干,舌红少苔,脉弦细或细数,常用知柏地黄丸合二至丸加减;口燥咽干者加玄参、沙参、蝉蜕;血尿重者加茜草、地榆炭、大小蓟;若大便干加重生地剂量;若尿蛋白多者,可加水陆二仙丹以固涩精微;若兼有气虚者给予参芪地黄汤加减;若头晕耳鸣、午后低热、手足心热者加知母、地骨皮滋阴清热;若体虚气劫,面白倦怠,汗多,易感冒者加玉屏风散益气解表固卫。
  2.3健脾益气法:适应于紫癜肾炎属脾不统血患者。症见:下肢皮肤散在紫癜,颜色较淡,时起时伏,遇劳加重,头晕心悸,神疲乏力,面色晄白,纳呆腹胀,或见肢体水肿,按之凹陷,舌质淡,苔薄白,脉沉无力,常用归脾汤合防风、紫草、徐长卿加减。若血尿重者加仙鹤草、炒蒲黄;若睡眠差者加酸枣仁、远志;若水肿加猪苓、大腹皮;若脾虚湿困者加胃苓汤;若脾气亏虚日久,不能运化水谷,遂成内湿,湿邪郁久化热者可用黄连温胆汤合小蓟饮子加减;若尿蛋白经久不消者,加黄芪、芡实、金樱子;若伴有腰膝酸软等肾气虚表现者,加怀牛膝、杜仲、川断。
  2.4温补肾阳法:适用于紫癜肾炎病史长,迁延不愈,紫斑兼有水肿者,症见:紫癜反复发作,小便频数带血,颜色较淡,头晕乏力,面色晄白,腰膝冷痛,畏寒肢冷,纳呆便溏,或全身水肿,尤以下肢浮肿为主,舌质淡胖,苔白,有齿痕,脉沉迟无力,给予无比山药丸合黄芪、党参加减。若肾阳虚甚,形寒肢冷,大便溏薄者,用四神丸以温补肾阳;若伴水肿严重,胸闷、心悸、气短者加真武汤治疗;若伴腹部水肿难消者加导水茯苓汤行气利水。
  2.5活血化瘀法:适应于紫癜肾炎淤血阻滞者。症见紫斑反复发作,色泽紫暗,以下肢为多,面色晦暗,苔白,脉弦细,舌质有紫暗或瘀斑,或见紫斑明显而采用其他方法不效者;清•何梦瑶说:“气血水三者,病常相因”。常用桃红四物汤散或血府逐瘀汤加减;偏于气虚者配黄芪、党参、茯苓以益气行血。若病变后期,出现肾功能不全,伴恶心、呕吐,小便不利,肾功提示肌酐、尿素氮异常者,常用导师自拟方:扶正泄浊保肾汤加减:黄连、竹茹、陈皮、姜半夏、土茯苓、黄芪、党参、大黄、枳实、水蛭、当归、车前子、苍术、熟地、怀山药、怀牛膝、丹参。
 

中医对再生障碍性贫血病因病机的认识及治疗

再生障碍性贫血(aplastie anemia,AA)简称再障,系多种病因引起的造血障碍,导致红骨髓总容量减少,代以脂肪髓,造血衰竭,以全血细胞减少为主要表现的一组综合症。中医属于虚劳、血证、血虚、虚损等范畴。
1病因病机
中医对于再障的病因,传统观点认为不外六淫、七情、饮食不节、房劳过度、邪毒直中,伤及脏腑、气血、阴阳,主要涉及心肝脾肾等主要脏器,尤其邪毒包含了药物、化学毒物、物理辐射、病毒等物质,入血伤髓,影响脏腑造血功能因而出现血虚证候。
1.1脾肾亏损 中医学认为血液的生成与脾肾两脏有密切关系,在肾精充足的情况下,血液才旺盛,肾精不足时则血液亏少。
1.2髓海瘀阻 “久病在络”、“虚久必瘀”的中医理论,认为内损脾肾、气血两亏导致脉失统养,血行不畅,络脉痹阻,久则瘀阻髓海;或阴血亏耗,虚热内生,扰动营血,血溢络伤,瘀血内结均可引起骨髓受损,故认为瘀血内结是影响骨髓造血的病理因素之一。
1.3毒入骨髓,感受毒邪 毒邪入髓,气血津精亏损一气不摄血一出血一血不养精一精髓枯涸。精不化血一血脉空虚一正虚邪入的过程。其病机转化易出现实证向虚证转化,出血之后,临床多见阴血亏虚,气随血耗,毒邪未清或再感毒邪之虚实夹杂证候。
1.4肝火伏热 肝火伏热参与再障的发病,其与肾虚精亏在虚劳发病机理中有重要作用。当感受病邪,其火热邪毒乘虚内伏少阴,耗伤肾精,以至热伏阴分,肝火内动,劫阴伤阳,损及骨髓,导致贫血加重或病久难愈。肝火伏热,损精伤髓,不独内耗肾阴,而且肝火犯脾,乏其气血化源。因此再障患者肾虚精亏为本,肝火伏热为标,阴越亏,火越旺,致水火失济,本虚标实。肾虚阴亏是导致阴阳失调,精髓亏枯,生血障碍的根本原因,而肝火伏热是导致肾阴耗损、精髓消耗、气血不化的病理基础。
2中医药治疗
中医药治疗再障疗效肯定,长期应用无明显副作用,故被广大患者所接受。由于各医家对再障病机的理解有所不同,故具体治法方药亦不相同,但分清标本缓急,辨证论治,辨病与辨证结合等原则是各医家所共同遵循的。
2.1健脾补肾法 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肾为先天之本,精血化生之根。脾。肾之间的功能协调对于化生精血起着重要作用。而再障的发病关键在于肾虚,因此从脾肾论治已经成为临床上治疗再障的重要方法之一。
2.2化痰祛瘀法 肾之精气不足,无论肾阴虚、肾阳虚或肾阴阳两虚,皆可因虚致瘀。日久可致瘀血内停,此即所谓“虚久必瘀”。“瘀血不去,新血不生”,瘀血内停,久留不去,使脏腑组织得不到正常濡养温煦,又加重脏腑虚损。这种因虚致瘀、由瘀致虚的恶性循环,使再障病情进一步加重,久致髓海瘀阻,新血不生,出血更加不止。另一方面,脾肾阳虚,不能运化水湿,水液疏泄失调变生痰饮,加之各种致病因素包括湿热毒邪煎熬阴血津液,炼液为痰,血结为瘀。故临床治疗慢性再障在补肾的同时配以化痰、活血化瘀药物,以改善骨髓微环境,可以达到更好的疗效。
2.3解毒托补法 热毒为引起再障的主要病因之一,病机为热毒内陷、灼血阻络、伤精耗髓。因此,在治疗上补托兼用,定能获良效。
2.4补肾泻肝法 再障患者大多病程缠绵,肾虚阴亏,久虚不复,水不涵木,肝火伏热,阴亏越甚,肝火越旺,火热内盛,迫血妄行,引起各种出血症状。故在补肾同时辅以泄肝,可以收到很好的凉血止血效果。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一些补肾活血等中药可作用于造血细胞、造血微环境而促进造血,能修复因环磷酰胺所致的骨髓损伤,并有增强机体免疫机能,提高活性氧的清除能力;一些清热解毒药又可抗病毒、调节免疫。因此,中药在改善机体微环境、调节机体免疫功能、刺激骨髓造血、抗菌、抗病毒等方面均有显著作用,而这些与西医治疗思路吻合。所以中西医结合治疗再障是目前最为优越的治疗方法,具有疗效好、副作用少等优点。

配伍—中医方剂中的灵魂

1.配伍是中医临证用药的主要形式
中医是文化,更是科学。更重要的价值就在于至今仍发挥着防病治病的作用,是医学体系的一部分,势必要临床用药。几千年来,中医用药一直采取复方用药的形式,少则一味,多则几十味。无论是丸散膏丹汤,还是现代的中药静脉输液,时至今日复方仍是中医临证用药的主要形式,至今难以改变。
这是由中医固有的诊疗方式和中药本身决定的。中医最具特色的诊疗模式是整体观念、辨证论治,这就决定了中医针对患者的治疗模式是个体化治疗。临床用药时每一个患者很难完全一样,必须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辨证论治而用药,单一的一味中药很难体现,只能采用复方。
中药是禀赋天地自然而生长的,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绿色产品。每味中药的性味功用不同,偏性有别决定了针对某证有特殊的作用,同时一味中药又具有许多功用,必须通过配伍才能实现功效专一,减少毒性的目的。这也决定了中医的用药模式复方居多。
近半个世纪以来,随着中医现代化的进程推进,中医为了与世界科技接轨,表现比较突出的就是中医理论的规范化和中药有效成分的研究。
现今国家中药新药的报批鼓励二类或一类新药的研究,不主张三类新药的低水平重复。这里二类中药新药有效成分的提取,还是在复方的基础上提取到大类的水平(酮类、甙类……),很难做更进一步有效成分的提取。如果提取到分子式水平(一类新药),此类药作用靶点明确,效用太专一似西药,丧失中药的多靶点药效;因分子式明确无需在中药提取,完全可以合成,已经不是中药了。
所以,中药提取的成分越明确,其临床药物效应越远离中药。所以,复方丹参滴丸即使进入美国FDA临床研究( 美国FDA的药物研发一定是有效成分明确),也保持原有复方剂型,其目的就是为了固化原有的疗效。
据现代药理学研究,一味中药可以含有几十种甚至上百种有效成分,如果复方以后就会达到几百种有效成分,若再进行热处理,有效成分甚至更多!所以明确一首方剂的有效成分真得不亚于登月!如果按现有的中药药理学研究来配方显然是不合理,只有依据中药配伍原理来组方,才能使几百种中药成分按既定的目标发挥药效作用。
相比较而言,西医诊疗规范、明确,可重复性高,是程序化的模式。西药是现代文明的结晶,是高科技的产物,是化学合成品。其作用机制清楚,靶点明确而药效专一。很少在一种药物中有许多成分,即使有复方也是明确的有效成分体现各自的专一性,不干预其它有效成分的作用机制,保持各自有效成分的独立性, 只能称其为作用协同,很少融合。所以,西药缺乏药物配伍的研究。
不过在另外一种情况下,西药还是要考虑配伍的。那就是在静脉输液时,几种药物混合同时应用时,就要考虑是否产生新的化学反应而降低药效,或产生毒性。所以,在护士站配药室墙上均醒目的粘贴有各种药物配比禁忌表。此种配伍是为了杜绝西药毒副反应的产生,与中药配伍不可同日而语。
以上所言表明:
西医诊疗是规范化、程式化治疗模式。用药成分明确,药效专一化。
中医诊疗是辨证论治,个体化治疗模式。用药多是复方,药效多元化。因此在组方时必须通过配伍机制才能实现功效明确,减毒增效的目的。
2、配伍是方剂组成的核心理念
配伍早在《神农本草经》中就有记载:“有单行者,有相须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恶者,有相反者,有相杀者。凡此七情,合和视之…….”称为“七情”,后人也成“七情配伍”。这是出自经典,至今仍作为方剂配伍原则。落在每味中药的实处,是通过不同的中药配伍来体现的。组织一首方剂最为关键就是两部分:遣药和确定剂量。如何遣药?如何确定剂量?这些如果解决了,等于一首方剂开出来了。
针对同一个证可以开出不同的方剂,依据药物的性味及功用只要符合方剂学的配伍原则,能够正确体现证就是可以的。大可不必追求完全一样的方剂,关键是看所开方剂的内涵是否与证吻合、是否符方剂配伍原则。一个缺乏配伍指导下的组方如同一盘散沙,很难想象能够获得稳定的临床疗效。又如同一个军队缺乏强有力的指挥系统,是很难克敌制胜的。现如今,临床上某些人将这些缺乏方剂学配伍原理指导下的组方,美其名曰“经验方”。
至于君臣佐使更多体现的是方剂的结构,当你依着配伍规律遣药组方后,君臣佐使自然显现,这只是一个事后对方剂结构的总结。

不寐治疗

现选取阴虚火旺、心脾两虚与心虚胆怯三种临床常见不寐类型病例,将临床证见及治疗药物组成列出以供参考。阴虚火旺型:心烦不寐或时寐时醒,手足心热,头晕耳鸣,心悸健忘,颧红潮热,口干少津,舌质红,苔少,脉细数;心脾两虚型:多梦易醒或朦胧不实,心悸健忘,头晕目眩,神疲乏力,面色不华,舌质淡,苔薄,脉细弱;心虚胆怯型:夜寐多梦易惊,心悸胆怯,舌质淡,苔薄,脉弦细。
方用牛膝20g,生地黄、熟地黄各20g,玄参20g,茯苓12g,山茱萸12g,山药12g,远志10g,天冬、麦冬各12g,酸枣仁12g,五味子6g,肉桂(后下)3g组成。每日1剂。阴虚火旺型加知母、黄柏;心脾两虚型加黄芪、当归;心虚胆怯型加党参、知母。30天为1疗程。
  患者,女,35岁,诉因争吵受刺激而致严重失眠,伴有头晕、心悸、健忘、幻觉等。经西医诊断为神经官能症,服用安定、氯氮平、三唑仑等药,症状稍有缓解,但停药后即复发,转入百灵中医门诊。症见两颧红赤,心烦意乱,头晕眼花,耳鸣,每晚睡2~3小时,有时彻夜不眠,反应迟钝,言不达意,舌质红,少津,脉细数。诊为不寐症(阴虚火旺型),用中药调治:牛膝20g,生地黄、熟地黄各20g,玄参20g,知母12g,黄柏12g,山茱萸12g,茯苓10g,麦冬10g,远志10g,酸枣仁12g,肉桂(后下)3g。10剂后,夜寐稍安,每晚约睡4~5小时,余症也减轻,故仍宗原方,并嘱停服西药。共服药1个月后,每晚睡眠已达6小时以上,神志清晰,唯有头晕、足膝酸软,改投杞菊地黄丸调养。半年后随访,未见复发。
  不寐症多由七情内伤,劳倦过度,五志过极,导致心火亢盛,下及肾阴,阴精耗伤,不能上奉于心,心火独亢于上,不能下交于肾,而致心肾不交,水火不济,而出现失眠多梦、情志异常等症状。方用生熟地黄、玄参、山茱萸、天冬、麦冬以滋阴壮水;酸枣仁、五味子、茯苓宁心安神;山药健脾补肾;远志交通心肾;肉桂、牛膝引上浮之虚火下归于肾,肉桂恐温热耗阴之弊故用量少,而重用牛膝则无助火升热之忧。

偏头疼验案一则

血管性头痛(偏头痛……)是神经科常见头痛之一。发病率较高,现代医学常规治疗轻者尚可,稍重则取效一时,很难根治。中医治疗该病方法很多,其中中药的治疗核心就是对此病病机(证)的把握。今举此验案的辨证过程既是如此。
杨××,女,67岁。现病史:该患自述近二十余天来因食用油炸食品而出现右侧太阳颞部疼痛,呈跳动感、博动感。每日疼痛特点很怪,白天如常人,入夜在睡眠中疼痛,常疼痛致醒,难以再眠。每日恐惧入眠,惧怕头痛,常彻夜难眠。二十天以来求治口服中西止痛药无效。平素口腔溃疡(口糜)反复频作。舌质淡苔薄脉沉细。印诊:偏头痛。
方以潜阳丹加减。
制附子 砂仁 炙甘草 五味子 黄柏 生牡蛎三剂水煎服。上方三剂尽,患者自述头痛尽祛,二十天从未有过的舒服。惟牙龈肿不适,舌脉如前。前方减五味子,加熟地、黄柏、知母、砂仁。再进三剂以求痊愈。上方三剂未服完,牙龈已无不适,告愈。
[按]该患持续二十余天头痛不解实属少见,尤为奇怪的是发作有时,每晚入睡必发而疼醒,实难解释!所以,西医对此病也就只能对症治疗,尚无良策。中药三剂尽,头痛已,桴鼓之效,值得推敲。现将此医案辨证思路梳理如下,以供同道指正!
1、辨虚火
头为清空之府。头痛之因不失两端,要么清空失养,要么邪扰清空。该患突发头痛,呈跳痛、搏动感,当属邪扰清空所致。依其病势,又老年患者加之食用油炸食品而诱发,定为虚火扰之。平素口糜证实虚火无疑。关键虚火来自何处?肾为水脏,水火之宅,寓有元阴元阳,为坎宫。坎为水,属阴,寓有真阳。肾中元阳又称“真阳”“相火” “龙火”“命门火”“虚火”“无根火”等等。水性至柔,封藏为要。龙潜水中,才能助肾化气为阳气之源泉以为先天。若龙腾飞跃,离开坎宫,就会犯上作乱,祸患无穷!轻者循某经产生局部症状,如循肾经出现咽痛;循阳明胃经出现牙痛、口臭、口糜;循少阳胆经出现太阳颞部头痛、耳鸣等等……,均为少阴虚火(龙火)为之。该患头痛之虚火就是来自肾中之相火(龙火)循少阳胆经所致。
2、辨阴阳
龙腾飞跃,离开坎宫,导致火不归原。究其因无非阴阳两端。阴虚者,水浅不养龙,龙火离位上奔。阳虚者,水寒不藏龙,无根之火上扰。肾阳不足,肾水寒于下,逼龙火浮游于上而成火不归原证。是阴虚还是阳虚所致至关重要!关乎着用药!经追问近二十余天白天如常人,每睡觉必发,已成发病规律。当时毫不犹豫判定为是阳虚所致,“水寒不藏龙”之证。该患本肾阳不足,肾水寒,夜晚阳气入于阴分,阴气当令,无阳以扶,寒水更寒遂逼龙外跃而发病。白日阳气当令,肾中寒水得阳助而不致太寒,龙得一时之安潜藏于水中而不发病。所以辨为肾阳虚,水寒不藏龙,火不归原之证。

哮喘

哮喘發病的主要因素:有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兩個方面。遺傳因素在很多患者身上都可以體現出來,比如絕大多數患者的親人(有血緣關係、近三代人)當中,都可以追溯到有哮喘(反復咳嗽、喘息)或其他過敏性疾病(過敏性鼻炎、特應性皮炎)病史。大多數哮喘患者屬於過敏體質,本身可能伴有過敏性鼻炎和/特應性皮炎,或者對常見的經空氣傳播的變應原(蟎蟲、花粉、寵物、黴菌等)、某些食物(堅果、牛奶、花生、海鮮類等)、藥物過敏等。
哮喘患者的常見症狀是發作性的喘息、氣急、胸悶或咳嗽等症狀,少數患者還可能以胸痛為主要表現,這些症狀經常在患者接觸煙霧、香水、油漆、灰塵、寵物、花粉等刺激性氣體或變應原之後發作,夜間和(或)清晨症狀也容易發生或加劇。很多患者在哮喘發作時自己可聞及喘鳴音。症狀通常是發作性的,多數患者可自行緩解或經治療緩解。
很多哮喘患者在確診之前常常經歷很長時間的誤診過程,被診斷為慢性支氣管炎、咽炎等,由於錯誤的診斷導致治療方案的錯誤,不僅延誤治療,給患者造成身體上的痛苦,也給患者帶來精神上、心理上的痛苦,經濟上的付出也白白浪費掉。並且他們會經常使用抗生素,由於抗生素對哮喘病沒有治療作用,反復使用容易造成耐藥。當然合併細菌感染時,抗生素會有效。
哮喘反復發作可導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肺氣腫、肺心病、心功能衰竭、呼吸衰竭等併發症。
激素是一種經常使用的緩解哮喘症狀的方法,因為它可以預防哮喘的惡化、減少因哮喘引發窒息。是有一定的急救治療的效果,但也只能緩解一定的症狀,是不能根本性的治療哮喘的。
長期使用激素可以引起骨質疏鬆症、高血壓、糖尿病、下丘腦-垂體-腎上腺軸的抑制、肥胖症、白內障、青光眼、皮膚菲薄導致皮紋和瘀癍、肌無力。
喘,不是一個病,只是一種“呼吸困難”的症狀。在古代就有:“名醫不治喘,治喘必丟臉” 內科不治喘,外科不治癬”。的說法,足見哮喘是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病證。
喘既不容易診斷,治療也有一定的困難。所以,大多數醫生不太願意治喘。然而進入冬天之後,天氣一變冷,喘就成為一些人最常見的問題。中醫是有冬病夏治的理念,冬病夏治具有很好的遠期效果,就是在夏天採取一些措施來預防冬天高發的疾病,哮喘病就是其中之一。
針灸治療哮喘可以提高機體的免疫功能,降低氣道的高反應性,減少或減輕發病的程度。哮喘的治療主要是去除病因,針灸治療的原理主要在於取特定的穴位來補益、驅邪緩解症狀。針灸治療哮喘不是在急症時採用。只是有效阻止了患者病態擴張、惡變,減輕臨床症狀或臨床症狀消失,達到清肺排痰,疏通氣道,能緩解患者咳嗽、咳痰、胸悶,喘息等症狀,使患者能夠自主、通暢、無障礙地呼吸。減少發作或不發作,促使疾病的痊癒,解除痛苦,提高生活與工作的,讓患者從此遠離呼吸系統頑疾,重獲健康體魄。在用針灸治療期間還需要配合中藥湯劑進行治療,這樣效果要比單用一種方法要好。採取中藥治療,按症用藥,辯證施治。不同疾病的患者需服用不同的中藥,中藥治療哮喘主要的作用是清理肺部的垃圾以及調理肺部功。哮喘發作期,治療時以平喘祛痰為主,在緩解期可以從補肺納腎健脾等多方面來進行調理中醫治療哮喘,中醫主要是調養肺、脾、腎功能。服用中藥時間雖然較長但往往更能根治哮喘,運用中藥調理,內部疏養,全面調理脾肺腎,啟動肺部細胞再生修復及肺通氣功能,增強肺功能,充足提供肺部供氧,擺脫哮喘困擾。

肝气郁结的诊断和治疗

肝为将军之官,性喜条达,以疏泄为顺。这在《内经》时期就已提出来了,以后历代医家对肝的功能很重视,特别是肝主疏泄的作用有不少的论述,足见其临床的重要性。肝主疏泄的涉及范围很广,关系人体气机调畅,精神活动,水谷精微之代谢以及血液运行等等。肝气调达则心情舒畅,多谋善断,气机通利,升降正常,百病无由所生。如肝失疏畅,则精神抑郁,多疑善恕。气机阻滞,升降失常,就会出现各脏腑的病变。如神经系统、消化系统、循环系统、呼吸系统以及妇科的一些疾病。它可以是功能性的亦可以是器质性的,还可使旧病复发,或原有的病情加重,用疏肝一法,可使病情好转或痊愈,特别是临床上一时诊断未明,而且病人痛苦很大的情况下,常可解除病人痛苦,帮助明确诊断,是中医异病同治的典型体现。
肝的疏泄功能,涉及范围如此之广,各脏腑经络均可因肝气不疏发病,但脏腑经络的生理功能和病理变化,又有其各自的特殊性,所以其证候表现,脉舌所见,亦有其不同点,如何求得一整套诊断肝气不疏的客观标准及基本诊法,对疾病之治疗是很有益处。百灵中医堂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总结先人治肝经验基础之上,结合韩百灵老先生所创立的肝肾学说,发展了同因异病、异病同治的理论体系,总结了一些肝气郁结,肝失疏泄的客观表现,归纳为如下几条:
一、胸胁不适
二、眼周有色素沉着或有褐色和烟煤状颜色
三、舌两旁有条状黄苔或白苔
四、脉弦
五、头晕目眩
六、口苦咽干
七、舌边尖红、或舌两旁有淤斑淤点
八、善太息、或喉中有梗塞感
以上八条,一、二、三、四为主要条件,其余为次要条件,临床上有主要条件三条,同时有次要条件两条者,就可以定为肝气不疏。不管是哪个系统,何种疾病,如胀、痛、满、结、呕、吐、飧泄、血凝、痰饮、脬肿、臌胀、痉厥、癫狂、积聚、肿块、哕呃、咳嗽、不寐、血痹、劳损等等,都可用疏肝解郁法治疗,并可取得良好效果,对于其演变出来的一些证候如热化、生风等等,也可经适当加减用药进行治疗。
疏肝理气之方药甚多,各家所用不一。笔者是以家传百灵调肝饮为基础方剂,结合各脏腑的病理特点及临床表现进行加减,取得了异病同治的较好疗效。这里介绍笔者在临床上迂到的因肝郁而引起的一些疾病及症状,用百灵调肝饮加减治疗的显效病症。
一、消化性溃疡
本病凡因肝郁者其病在胃,其因在肝,常因郁怒而疼痛加重,病人多有脉弦,胸胁不适,眼周色素沉着,舌两旁有淤点,亦可有口苦咽干。
二、心绞痛、心肌梗塞
多因平日肝气不疏、郁而血滞,心血淤阻,不通而痛。本病可因肝郁发病,亦可因肝郁加重病情,或诱发疼痛。患者多有胸胁不适或疼痛,口苦咽干,头晕目眩,舌旁有淤点、脉弦。
三、胸膜炎
本病多有肝郁,邪中少阳,枢机不利,水饮停滞,亦可有淤阻胸络。肝郁的指征有头晕目眩,口苦咽干,寒热往来,胸胁不适或疼痛,脉弦,舌两旁有黄或白苔。
四、高血压
回情志不调,肝郁日久,久而化火,肝阳上亢,肝郁的主要表现有头晕目眩,口苦咽干胸胁不适,眼周亦可有色沉着,舌两旁有条状黄苔,舌边尖红,脉弦。
五、乳腺囊性增生病、乳腺结核
这两种病可因肝不调达而得,或者使原有病情加重,其肝胡的主要表现有:头晕目眩,口苦咽干,胸胁不适或疼痛,脉弦,喉中亦可有梗塞感。
六、乳胀症
乳胀症常与痛经同时发生,临床上并不少见,乳胀多发生在经期,尚伴有疼痛,呈持续性,直至经尽方止。凡痛经兼乳胀者,多为不孕之妇,每因求治不孕才被发现。乳房乃肝经所行之处,乳头为胃经所过之点,故肝郁胃阻均可发病,但其本仍在肝郁。肝郁可使气机失畅,冲任失调,故治疗时仍以疏肝理气为主,和降胃气为辅,少加通乳络、散结之品。
七、经期错乱、闭经、不孕、乳汁不下
肝郁气滞,肝失疏泄,气机不利,冲任失调,或肝郁日久化热,热伤冲任,迫血妄行。

盆腔子宫内膜异位症中医证型特点及相关因素分析

子宫内膜异位症是由生长在子宫以外的子宫内膜所引起的一种妇科常见病变,近年来发病率逐年上升,并且有年轻化趋势,临床以渐进性、继发性痛经、月经失调以及不孕为主要表现,病程反复发作、缠绵难愈,给患者造成巨大痛苦。该病属于中医“血瘕”范畴,辨证论治是中医的特色和优势,其在缓解症状、改善体征、降低复发率以及提高受孕率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

中医辨证分型 结合临床症状可将子宫内膜异位症分为三型,包括:(1)气滞血瘀型:患者经行或经行前1~2天小腹胀痛拒按,痛引腰骶甚至大腿内侧,乳房胀痛,经量时多时少,或伴有不孕,舌质暗红有瘀斑,苔薄白,脉弦;(2)寒凝血瘀型:患者经前或经行时有继发性、渐进性痛经,下腹部冷痛,经期延长,经血下行不畅,色暗黑有血块,或伴有不孕,舌质暗红有瘀斑,脉紧迟。(3)气虚血瘀型:患者经行或经后下腹疼痛,腰膝酸软,头昏乏力,经量少色淡,淋漓不尽,舌暗,边有齿痕,舌苔薄白,脉沉细。
病变部位与中医证型的关系 以子宫体病变和直肠陷凹衰减包块为主的病变为气滞血瘀型;以卵巢部位巧克力囊肿为主的病变为寒凝血瘀型;以子宫腺肌症为主的病变为气虚血瘀型。

中医理论中“血瘕”属妇女癥瘕这一类疾病范畴,类似本病的记载散见于中医学“痛经”、“崩漏”、“症瘕”、“不孕”等内容中。本病多由外邪侵袭、素体虚弱、情志内伤等因素导致机体冲任损伤,气血不调,淤血结聚于下腹而发病。淤血阻络,血脉不通,而致痛经,血运不畅而致月经异常;淤血阻于脉络,胞宫失去濡养,日久则成癥瘕积聚,甚则不孕。导致淤血的因素又有虚实寒热的不同:(1)气滞血瘀:平素情志易怒或抑郁,导致肝气郁滞,冲任失调,气滞则血凝,而致静脉瘀阻;(2)寒凝血瘀:素体阳气偏衰,加之经期产后正气损伤,复感寒邪,而致寒凝血脉;(3)湿热瘀结:素体脾虚,或肝郁乘土,水湿运化失职,水湿内停,聚而生痰,蕴久化热,或经期产后,胞脉空虚,复感湿热邪气,湿热蕴结胞宫,滞气阻血,而致血瘀;(4)气虚血瘀:素体虚弱、劳倦过度或久病体虚,损伤脾气,气虚无力推动血运,瘀阻冲任。
对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行B超影像学检查,其诊断结果可为中医辨证分型提供客观依据,提高中医对本病诊断的准确性,从而进一步提高临床治疗效果。

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中医治疗

植物神经紊乱是一种内脏功能失调,但没有器质性病变的临床综合征。包括循环系统功能、消化系统功能、内分泌系统功能、性功能失调的症状,多由心理社会因素诱发人体部分生理功能暂时性失调,神经内分泌出现相关改变而组织结构上并无相应病理改变的综合征。
临床常见于20~50岁,也可见于青春期和更年期,女性居多,病情可轻可重,且不因体力劳动而加重,病程可长可短,甚至可以在诱发因素消除之后自愈。患者单纯使用西药治疗,疗效不显著,笔者使用中医治疗,疗效确切,治愈后不易复发;即使复发,再次使用中医治疗,疗效依然满意。
大多数患者存在头痛头晕、失眠健忘、焦虑多疑、烦躁易怒、疲倦、容易出现情绪突然变化,精神不振、全身疼痛、记忆力减退等。容易出现胸闷气短、心悸、过度换气、濒死感,休息时症状通常较活动时明显。易出现便秘、腹泻,或者腹泻便秘交替出现,消化不良、腹胀、嗳气、呃逆,甚至可以出现“梅核气”。植物神经功能系统出现突然大汗淋漓、忽冷忽热、异物感、蚁走感、手足麻木、自觉末梢发凉。 性功能减退或亢进,月经不调、遗精、阳痿,甚至出现生理性不孕不育。
中医治疗
心脾两虚者,主要表现为失眠健忘、焦虑多疑、疲倦、精神不振、记忆力减退等,伴有心悸气短、乏力、盗汗、伴有月经量少色淡质稀,舌淡苔白,脉细,应以补益心脾为主,可选用归脾汤加减。气虚重者加人参;血虚重者增加大枣用量;心悸气短明显,加丹参少量;伴有腹泻者,加白芍;月经量少明显者,酌量加用当归。
肝气瘀滞者,主要表现为烦躁易怒、头痛头晕、经常出现情绪变化、腹胀、嗳气、呃逆、便秘,月经量少色暗、有血块、行经腹痛,舌红苔薄黄,脉弦,治疗应以疏肝解郁为主,可选用逍遥散加减。腹胀明显者,加木香;头痛明显者,加钩藤少量;嗳气、呃逆明显者,加青皮;月经量少或行经腹痛明显者,可选用加味逍遥散。
肝郁脾虚者,可同时出现上述两种证型的表现,治宜疏肝补脾,可选用归脾汤合逍遥散加减以腹泻为主者,可以选用痛泻药方。
肾阴虚者,主要表现以盗汗、疲倦、头晕耳鸣、月经紊乱,舌红少苔,脉细数,治疗应以滋补肾阴为主,可以选用六味地黄汤加减。
肾阳虚者,主要表现为末梢发冷、小便清长、遗精、阳痿、面浮肢肿,舌淡胖苔白,脉沉,应以温补肾阳为主,可选用金匮肾气丸加减。
肾阴阳两虚者,兼见上述多种症状,治宜阴阳双补,可用六味地黄汤合金匮肾气丸加减。
针灸推拿治疗
对于症状明显,且没有明显的禁忌症者,可以选用内服中药、配合针灸推拿治疗,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

中医治疗甲状腺机能亢进症

甲亢在中医学中属“瘿气”范围。《医学入门。瘿瘤篇》中说:“瘿气,今之所谓瘿囊者是也,由忧虑而生,忧虑伤心,心阴虚损,证见心悸、失眠、多汗、舌光红。七情不遂,则肝郁不达……”。由此可见,甲亢的发病多与忧思、郁怒等情志内伤有关,亦与先天的体质因素有关。素体阴虚之人,再因气郁,极易成病。发病初起多为气滞、痰凝、血瘀;久则郁而化火,火热耗伤气阴,继而出现阴虚火旺、气阴两虚之证。同时兼挟痰凝、血瘀,而成虚实夹杂之证。中医强调标本兼治,以益气养阴、化痰散结、活血祛瘀贯穿治疗始终临床表现:除颈前瘿肿外,伴有不同程度的心悸或心烦,急躁易怒,短气,失眠多汗,口干,纳差脘痛,舌红苔黄等。辨证多为气阴两虚兼痰瘀互结。患者血清T3或基础代谢率均超过正常范围。
甲亢治疗的中医基本方:太子参、麦冬、黄芪、夏枯草、五味子、浙贝母、玄参、酸枣仁、赤芍、海藻、昆布、玄胡、生牡蛎、珍珠母
现代医学研究认为,益气药如黄芪可通过调整机体免疫功能而降低血清T3、T4含量;太子参、麦冬合用,能加速T3在体内降解而降低血清T3含量;益气养阴药可改善血流粘稠度。用昆布、海藻、贝母、牡蛎、赤芍等化痰软坚散结、活血化瘀之药,旨在消除颈前瘿肿痰瘀之邪。
甲亢患者机体正气难以骤复,痰、瘀有形之邪日久留著难去,故往往需要较长时间服药方可获全功。中医药针对上述虚实夹杂证立法组方,于补中寓攻,可有效地改善气阴两虚及痰火瘀结之临床症状和体征。

治胃与养阴

临床当中,不少胃脘痛患者属于胃阴不足,木郁肝燥型,多见胃溃疡,急、慢性胃炎等。此类病因多为邪热内传入里,灼伤胃阴;或饮食不节,过食辛辣、香燥之品;或饮食不周、饥饱无度,消灼津液,耗伤胃阴等原因所致。平常大多中医一见胃脘痛常以胃寒及肝胃气痛为因,故常进以温热或香燥之品,其刚燥之性更伤胃阴,故痛不愈。岂不知,胃为阳土,喜润恶燥,宜降宜和。正所谓,“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阳土,得阴自安,以脾喜刚燥,胃喜柔润也”;“阳明阳土,非阴柔不肯协和”,故以甘寒柔润之品,如沙参、麦冬、石斛一类,养其津液,清其余热。因甘入胃,胃喜柔润,其主受纳,以降为顺。用甘寒柔润之品,既可除胃肠之燥,又可济津液之枯,以使胃气下降,顺其通润之性,寓清于柔润之中,故其不仅使胃阴复且使余热消,以达到养阴清热之目的。临床当中,凡属胃阴内伤之胃脘痛,以养阴清胃之法,无不收良效。
此类病症多见胃脘痛多年,数经治疗,效果不佳,且反复发作。多见形体瘦弱无力,素有痼疾;饮食不当,则疼痛加剧,脘中嘈杂,有灼热感,肌肤干枯,舌红少苔,脉细数。其为脾胃生化之源不足,日久气血亏少,津液不足。方药:沙参、麦冬、当归、山药、石斛、白芍、川楝子、三仙为基本方,以沙参、山药、三仙健脾和胃以治本;麦冬、石斛、当归滋养胃阴兼清内热;川楝子理气止痛而不伤阴;白芍柔肝抑肝以扶土。本方主要是滋阴柔肝和胃清热,反之,过用香燥而伤阴或过用滋补而呆胃使其效果不佳,日久不愈,反给患者带来痛苦。
胃脘痛一症,临床多见,但其证型各有不同,并错综复杂,辩症时必须分清寒热虚实,治疗时宜权衡轻重,灵活掌握。.

中医治疗便秘

便秘是一个症状学名词,是指与粪便排除障碍有关的一组症状,可由多种疾病引起。其含义包括:排便次数减少、便质干硬、粪便排出困难、排便延时、久蹲努挣、肛门坠胀、便意不尽感等一列临床症状。便秘的危害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较重的便秘患者常有烦躁、焦虑甚至抑郁等。便秘的主要病机是由气机不畅,津血不足,传导失常所致,故临床治疗便秘应遵循调理气机、养血润肠通便的法则。
常用中药药物组成:肉苁蓉、何首乌、当归、枳实、玄参、杏仁、紫苏子、黄芪。
针灸治疗:选穴大肠俞、中脘、足三里 支沟 照海 天枢
方中肉苁蓉温补肾阳、润燥滑肠,何首乌润肠通便,当归养血润肠,枳实顺气除痞,玄参滋阴增液,杏仁润滑肠道而通便,紫苏子下气利膈宽肠,炙黄芪补气健脾,增强大肠传导,诸药合用达润肠通便之功。现代药理研究发现:肉苁蓉脂溶性成分遇肠中碱性肠液后产生脂肪酸,刺激肠壁使蠕动增强,从而达到通便的作用;何首乌中提出的大黄酚能促进肠管运动;枳实可是胃肠收缩节律增加;杏仁油有润滑性通便作用;紫苏子含有脂肪油可润滑肠道;黄芪、当归能促进机体代谢,调节机体免疫功能,增强肠道收缩力。
针灸选穴大肠俞为足太阳膀胱经穴,能增强肠道的良性蠕动;中脘为任脉之穴,降腑气以通大便;足三里为足阳明胃经之穴与手阳明大肠相接,持续性穴位刺激,能改善胃肠道功能。便秘病位在肠,故取天枢与大肠俞同用属俞募配穴;支沟、照海合用为治疗便秘之经验效穴,支沟调理三焦气机以通腑气,照海养阴以增液行舟。
治疗同时患者应该改善生活方式,多食高纤维的蔬菜水果刺激肠蠕动,每天晨起喝一杯温开水或早晚用温开水冲蜂蜜饮用,润滑肠道;增加活动量,早晚腹部按摩刺激肠蠕动,定时排便等。
通过药物与穴位共同对经络与脏腑进行调节,促进肠道蠕动,加强养血润肠、通利大便的作用,从而恢复正常排便功能,达到彻底治愈的目的。通过临床观察用这种方法治疗便秘,不但总有效率和治愈率大大提高,而且一年期的治疗效果也明显优于其他疗

寒热错杂、升降失调

中医临床上常用会遇到一些症状错杂,辩证不易,治疗棘手的疑难杂症。要做到辩疑不惑,治难不乱,释疑解难,成竹在胸,就必须熟练掌握中医基本理论,努力继承名老中医学术经验,博采众长,并在临症实践中灵活运用,化解疑难病为可辩可治,发挥中医药卓越作用,谨将笔者近期临证诊治的一个疑难杂症医案整理介绍如下:
某女,40岁,2013年初初诊。白天畏寒,晚上自觉大便秘结难解,但饮食稍有不慎即引起腹泻。月经量少色紫暗,带多色黄有异味。症程二月有余,经数家中医诊所诊治,服西药治疗不效,反增加胃脘痞胀不适。苔白脉弦细。综合脉症,思之:此邪居表里,少阳枢机受阻,胃肠升降失司之证也。治宜和解少阳,肝脾双调。方以小柴胡汤,半夏泻心汤,柴胡桂枝干姜汤合方加减。处方:柴胡、黄苓、党参、半夏、黄连、干姜、桂枝、甘草、黄柏等。服药五剂,白天畏寒,晚上肤热的现象消失,大便趋向正常,脘痞不适症解除,黄带稍减少,月经尚未来。苔白滑,脉濡细数。拟以清热利湿,养血活血为法。处方:栀子、茵陈、石菖蒲、白芍、黄芪、当归等。服药五剂,黄带消失,三天后月经来潮,色红无血块,经量正常。
按,白天夜晚寒热交替者,少阳枢机不利也。便秘腹泻错杂者,胃肠升降逆乱也。欲调升降,先疏肝胆;欲和脾胃,宜适燥润。用药辛温与苦寒并用,辛开苦降,寒温同用。和解少阳,祛邪而肝脾双调。药已中的,改从调理经带善后。经少色暗,寒凝血滞也;带黄异味,寒湿蕴久化热。故以清热利湿,养血活血为法而竟全功。

中医治疗月经前后诸证

月经前后诸证,泛指经行前后及经期出现如头晕、头痛、烦躁失眠、胸胁作痛,浮肿泄泻,身痛发热等症状,一般以经前及经期较多见,在古代医籍中,根据症状不同分别称为“经行头痛”、“经行身痛”、“经行浮肿”、“经行泄泻”、“经行发热”等。

此病的发生与肝、脾、肾三脏密切相关,其中尤以肝最为重要。因肝病最易犯脾,而肝血又需肾精滋养,女子一生以血为本,育龄妇女因经过经、带、胎、产四种生理过程,失血耗血,加之家庭琐事操心过多,使其相对处于阴血亏虚,血虚肝旺,肝旺脾虚的状态,表现在经前及经期症状尤为明显,《素问·调经论》云:“肝主藏血”,经前期及经期,血液下注于胞宫,全身血液相对空虚,心肝失养,肝火旺盛则烦躁失眠,头晕头疼、口苦咽干,肝郁血虚,易受外邪,筋脉失养,畏寒发热,全身困疼,拘急不舒,肝木侮土,脾虚湿滞,面目浮肿,纳少脘腹胀满,或经行泄泻,肝郁气滞则小腹胀满疼痛连及胸胁,乳房乳头疼痛,不可触衣,烦躁易怒。以上几种病症均可伴随出现月经或迟或早。或一月几潮,或数月一潮,经量或多或少,或点滴淋漓不尽,或出血量多夹有血块,经期延长。

根据月经前后诸证血虚肝旺、肝旺脾虚的病机,治则以养血柔肝,疏肝健脾,用丹栀消遥散为基础方加减治疗,效果很好。方药:牡丹皮,栀子,当归,白芍药,柴胡,茯苓,白术,甘草,薄荷。方中牡丹皮、栀子、柴胡、疏肝解郁、清热凉血;当归、白芍养血柔肝、白术、茯苓、炙甘草健脾补中,薄荷助柴胡疏达肝气。

若肝郁气滞,乳房胀痛,不能近衣者加橘核、王不留行,夏枯草,若小腹胀痛连及胸胁,则加川芎,枳壳,香附,延胡索,乌药。

若血虚肝旺头晕头疼、口苦咽干、烦燥易怒,则加石决明,夏枯草,枸杞子,生地黄,菊花,若烦躁失眠,心慌不能自主则加生地黄,熟地黄,龙眼肉,龙齿,西洋参,麦冬,五味子;若肝旺犯脾,脾虚湿滞,面目及四肢浮肿,纳少脘腹,胀满,则去丹皮、栀子,加薏苡仁,防己,厚朴,陈皮,防风;若血虚肝旺,招致外邪,筋脉失养,畏寒发热,全身困痛,口苦咽干欲饮水,则加苏叶,防风,秦艽,木瓜,川芎,黄芩,半夏。

中医治疗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在临床治疗中,应根据各种证候的病因病机,进行辨证论治。
1 血热妄行型 症见皮肤出现青紫斑点,或斑块,或伴有鼻衄、齿衄、便血、尿血,或有发热、口渴、便秘、尿黄、舌红、苔黄、脉弦数,治宜清热凉血止血,药物组成:生地、玄参、丹皮、黄芩、连翘、蒲公英、侧柏叶、紫草、仙鹤草、茯苓、山药、甘草。随症加减:身热、口干、头昏者,加栀子、菊花、荷叶、石斛、天花粉;鼻衄、齿衄者,加藕节、大蓟、小蓟;便血、尿血,加地榆、槐花;便秘、尿黄者,加白茅根、大黄、车前子。
2 阴虚火旺型 症见皮肤青紫斑点、斑块或伴鼻衄、齿衄、或少寐多梦、健忘、腰膝酸软、耳鸣,或月经过多,颧红、或口干咽燥,手足心热,或有潮热、盗汗、舌质红、苔少、脉细数。治宜滋阴降火止血。药物组成:鳖甲、知母、地骨皮、玄参、女贞子、旱莲草、茜草根、紫草、仙鹤草、甘草。随症加减;腰膝酸软、头昏者,加龟板、牛膝、桑寄生、杜仲;阴虚火热,手足心热者,加生地、黄柏、银柴胡、胡黄连;健忘耳鸣,少寐多梦,潮热、盗汗者,加阿胶、桑椹于、龙骨、牡蛎、五味子;月经过多、口干者,加白芍、续断、炒蒲黄、制首乌、乌贼骨。
3 气不摄血型 症见久病不愈,反复发生肌衄、神疲乏力、气短懒言、头晕目眩、面色苍白或黄、食欲不振、舌质淡、脉细弱。治宜补气摄血,药物组成:太子参、黄芪、白术、当归、大枣、制首乌、地榆、蒲黄、紫草、仙鹤草、甘草。随症加减:头晕、目眩者,加阿胶、熟地、制首乌;食欲不振者,加茯苓、山药。
4 瘀血阻滞型 症见久病入络、皮肤瘀点、瘀斑,食少、体倦乏力、气短声低、心悸少寐、面色不华、舌有斑点、脉沉细。治宜化瘀益气止血。药物组成:丹参、紫草、仙鹤草、赤芍、太子参、苏条参、白术、茯苓、山药、甘草,随症加减:食少者,加白豆蔻、砂仁、麦芽、山楂;体倦乏力、气短声低者,加黄芪、当归;心悸、少寐者,加枣仁、柏子仁。
在临证时应注意:①用苦寒清热之品时,要适当加健脾和胃之药,固护脾胃功能,降火必用寒凉之剂,反伤胃气,胃气伤则脾不能统血,血亦不能归经矣,②慎用辛辣行气之品,如出现腹胀、食欲不振,不宜用枳实、厚朴、木香,否则易伤阴血。③本人在分型论治四型中,都加入紫草、仙鹤草二味药,二味药之用意,在于均有增强止血及消斑之功,以达到血止、斑消除的目的,是取其“离经之血是为瘀血”之理,瘀血去则新血生,促进血液的生成。现代药理研究证实:紫草含紫草素,仙鹤草含仙鹤草素、仙鹤草醇,拨发油维生素C、K等,均有促凝止血、抗炎作用。仙鹤草还具有促溶作用,二药不仅有止血,还有祛瘀生新之功。

.

中医治疗胸痹心痛

胸痹心痛在中医学中多属于“心悸”、“怔仲”、“喘”、“水肿”等范畴。主要以心悸、气短、浮肿为特征。本病的发生多由于身体素虚。多感风湿之邪,乘虚浸入血脉。《内经》云:“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而伤及心脏,身受邪扰,耗伤阴血。血为气之母,血少则心气弱,气为血帅、气气虚弱则自流不畅,则致血换气滞,日久心阳亦虚,进—步影响到脾肾阳气,脾肾阳,运化失司。则水湿停留;肾阳虚,则气不化水,而致形成浮肿;心阳根于下,下焦肾阳虚,则不能纳气,气不归元则喘甚。
主要方药:山药,人参,鸡内金,炒枣仁,柏子仁,赤小豆,黑芝麻等。 药理作用;人参、山药、内金益肺肾,健脾胃消食,黑芝麻益肝肾,润燥;炒枣仁、柏子仁补肝益胆,宁神安神,补养心血,心血充盈,则心神安,汗自止;赤小豆化湿行水,清热解毒,以消肿为治标之要药。本方对风湿性心脏病、心肌炎、冠心病、舞蹈病、神经官能症、捻病、神经衰弱、营养性贫血、再生不良性贫血等病症有独特疗效。
本方主要治疗胸阳不振,心脉闭阻,气滞血痰,心络受阻,脾虚聚痰,阻遇心络,肝肾阴虚,心血瘀阻,气虚血少,心脉不足,心脾肾阳虚,水湿泛滥。
主症:虚烦不眠,心悸烦躁,气短,动则喘甚,自汗,面色苍白或口唇紫疮,两额紫赤,下肢水肿或全身浮肿,尿少,四肢发胀,身前躯刺痛,体倦无力,眼干目缩,视物不清,胸闷肢冷,肢体麻木等症。总之全方相结合实补中寓散邪之意,扶正而不敛邪;祛邪而不伤正,对心脏疾患颇有疗效。
本病属于中医学“真心病”、“胸痹”的范畴。以胸骨后、心前区出现发作性或持续性疼痛。或胸憋闷感,疼痛常放射至颈、臂或上腹部为特征。有时伴有四肢跃冷、青紫、脉微细。导致本病发生的原因,笔者认为平素体弱,或过食肥甘,或过七倩内伤所致。
本病发病部位在胸部,为阳气升发之处。若心阳不振,脾阳不运,以致寒凝血瘀,痰浊内生,痰浊和瘀血闭阻心脉,则血行障碍,以致胸阳不通而发生心区刺痛,甚至影响到气血不通,阴阳不相顺接而出现昏厥。心阳不振,既可由脾阳不振、命门火衰所引起,也可由心血不足而发生;而心血不足,常因肝肾不足所引起。根据阴阳互根、阳损及阴、阴损及阳的道理,最后均可导致阴阳俱虚。故本病以心阳不振、气血失调、运行不畅、瘀血内阻为主要矛盾,但与肝、脾、肾脏有密切关系。
病例:刘××,男,45岁。自去年8月因胸痛,确诊为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近来发作频繁。患者身体肥胖,嗜睡身倦,咳嗽痰稀,胸口发憋作痛,头蒙如裹,心悸不宁,舌苔白厚,脉弦滑。证属:脾虚聚痰,阻于心络,治宜:健脾化湿,除湿养心。方药:半夏,胆南星,橘红,枳实,茯苓,炙甘草,瓜萎,薤白头,生姜。水煎服日2次。二诊,服药10剂,胸闷刺痛有所减轻,但尚觉头蒙如裹,嗜睡身倦,咳嗽心悸不宁,亦较前有所改善,舌脉同前。处置不变,前方又进10剂。三诊,嗜睡身倦,咳嗽痰涎,胸闷发憋作痛,头蒙如裹,心悸不宁已很轻微,但动则尚心悸。舌质略白厚脉滑无弦。独用主方连服3个月,诸症皆除,心电图检查正常,病告痊愈。能胜任各种劳动。随访至今未复发。
按:胖人多湿、脾虚不运,聚湿成痰,堕滞胸隔,阻遏心络,则嗜睡身倦,咳嗽痰稀,搁闷发憋作痛,心悸不宁。湿阻清阳不升,故头蒙如裹。舌苔白厚或腻,脉弦或滑,均是痰湿阻阻滞之证。
方中舒心散有养心安神,祛湿宁心,益气补血复脉,理气健胃活血,益肺肾,补心脾。通便利水消种等独特疗效。方中半夏辛温性燥,功能燥湿化痰,消痞散结。气机不畅则痰凝,痰凝则气机更为阻滞,故用橘红理气化痰,使气顺则痰降,气化则痰化。痰由湿生,湿祛则痰消。更加南星、枳实、瓜萎、薤白宽胸理气化痰,使积聚之痰去,胸中正气伸。

中医治疗妇科肿瘤临证体会

妇科肿瘤是严重威胁妇女身体健康的常见病、多发病,有良性与恶性之分,良性肿瘤中常见有子宫肌瘤、卵巢囊肿等,恶性肿瘤中常见有子宫颈癌、卵巢癌等。中医药治疗妇科肿瘤有着悠久的历史,历代医家已总结出许多行之有效的经验。
妇科肿瘤的中医病因病机
妇科肿瘤的病因甚多,主要由于产后经行不慎,风、寒、湿、热之邪内侵,或七情、饮食内伤,导致脏腑功能失常,气血失调,冲任损伤,瘀血、痰饮、湿毒等有形之邪相继内生,留滞小腹、胞中、冲任,积结不解,日久渐成。妇女受病,尤与产后、经期不注意调摄有关,而不注意性生活卫生,早婚、早产、多产及性生活紊乱,亦是导致妇科肿瘤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妇科肿瘤的特点可归为正气虚弱,气滞血瘀,痰凝湿聚,邪毒蕴结等,即虚、瘀、痰、毒四个方面。正气虚弱包括脏腑、冲任、气血虚弱。脏腑以肾、肝、脾为主。治疗时应首先辨明邪正虚实,分清虚、瘀、痰、毒进行辨证施治。主要的治疗原则为扶正培本(包括滋肾补肾、健脾和胃、疏肝养肝、补气养血、调理冲任)、行气活血、化痰利湿、解毒散结。治疗妇科肿瘤时宜辨证与辨病相结合,以活血化瘀、消癥散结为大法。对于卵巢囊肿、子宫肌瘤等良性肿瘤表现为气滞血瘀证者,加香棱丸行气散结;若为痰瘀互结证,合二陈汤理气化痰,破瘀散结;若为肾虚血瘀证,合补肾祛瘀方补肾活血,消癥散结。对于卵巢癌、子宫颈癌等恶性肿瘤表现为气滞血瘀证者,宜桂枝茯苓丸合膈下逐瘀汤以行气活血,祛瘀散结;若为湿热瘀毒证,合四妙散清热利湿,化瘀解毒;若为肝肾阴虚证,合六味地黄丸补肾养阴,解毒散结;表现为脾肾阳虚证者,合参苓白术散加女贞子、补骨脂、旱莲草以健脾温肾,补中益气。对于恶性肿瘤的治疗,应注重解毒散结,同时顾护脾胃,兼顾兼证,以达到标本同治、扶正祛邪之效。
在妇科恶性肿瘤手术及放疗、化疗治疗期间配合中药调理,可增加对放疗、化疗的敏感性,减轻放疗、化疗的毒副反应,达到快速恢复的作用。由于手术耗气伤血,术后多表现为气血双亏,或气阴两伤、脾胃失调,可配合香砂六君子汤、八珍汤调理脾胃,益气固表,养阴生津,有助于机体尽早恢复。患者接受化疗后,出现胃纳减退、恶心等,多以茯苓桂枝丸配合健脾和胃法治疗;对化疗引起的骨髓抑制,则可合用补中益气汤加减;放疗所致的不良反应主要为热毒伤阴、气虚血瘀、瘀毒化热等证,治以清热解毒、养阴生津为主,配合桂枝茯苓丸活血化瘀,可以达到放疗増效的作用。

中医辨证治疗慢性胃炎的临床体会

慢性胃炎的病因主要为饮食伤胃、肝气犯胃、脾胃虚弱等,早期多由外邪、饮食、情志所伤,多为邪实,后期常见脾虚、肾虚等虚证表现。属中医“胃痛”、“胃痞”、“嘈杂”范畴。其病因病机主要为 饮食不节,胃粘膜损伤;精神因素致肝气不舒,胃络失养。其主要临床症状有胃痛、脘胀、嗳气、纳减、乏力等。慢性胃炎是消化系统疾病中的一种常见病和多发病,其临床特点是病程较长,缠绵难愈,重则可致癌变中医药治疗本病,不论是缓解症状,还是改善炎症,都具有明显的优势,多采用辨证与辨病相结合,随症加减,可取得较好的疗效。
辨证分型与治疗
1, 脾胃虚弱型。症见胃脘隐痛,食后加重,喜暖喜按,纳呆,神疲乏力,便溏,舌淡苔薄白,脉沉细无力。治以健脾益气、和胃,方用香砂六君子汤加味:党参,白术,茯苓等。
2,  肝胃不和型。症见胃脘胀满、胸闷气短,脘痛连胁、暖气频频、得矢气则舒,舌苔薄白,脉弦。治以舒肝理气、和胃止痛,方选加味四逆散:柴胡、白芍、枳壳等。
3, 脾胃湿热型。症见胃脘胀痛或满闷不适、嘈杂嗳气、口苦口腻、大便不爽、舌苔黄腻、脉滑数,治宜化湿清热、理气和胃,方选芩连平胃散加味:厚朴,苍术,陈皮等。
4, 胃阴不足型。症见胃脘隐痛,灼热不适,口干喜冷饮,舌质偏红,少苔,脉细数。治以滋阴养胃,方用益胃汤加减:沙参,麦冬,生地等。
病例介绍
病例1,杨某,女,35岁。患者有胃痛病史约8年,胃镜检查,为萎缩性胃炎,近因饮食不节又出现胃脘隐痛痞满,纳差,腹胀,大便欠爽,舌淡苔薄白,脉沉细。辨证为气滞所致。治宜补中健脾,理气导滞。方用香砂六君子汤加味:党参,白术,茯苓,陈皮,半夏,木香,砂仁,黄芪,炙甘草,当归。每日1剂,水煎服。调治3个月,症状明显减轻,继服三个月成药,再做胃镜检查,病理改变明显好转,随访1.5年,症状消失。
病例2,肖某,男,42,病程两月余,剑突下隐痛、灼热,泛酸、口干黏腻,夜间入睡易醒,大便干,每因进食辛、酸、酒类刺激性饮食即发作或加重,舌苔白腻、质红,脉弦滑。胃镜检查示:慢性浅表性胃炎伴胆汁反流,幽门螺杆菌阳性。诊为脾胃湿热证。方选芩连平胃散加味:厚朴,苍术,陈皮,黄芩,黄连,半夏,霍香,茯苓,石菖蒲,薏苡仁,蒲公英,海螵蛸。水煎服,每日1剂,1个月后嘈杂减轻,泛酸消失,胃脘灼痛缓解,偶有胃脘不适,舌淡苔薄,脉弦细。上方去石菖蒲加白术,服药2周后临床症状完全缓解,继续调治三个月,病愈,随访2年未复发。      

中医辨证治疗黄褐斑体会

西医认为黄褐斑病因及发病机理多与内分泌失调致代谢异常有关。中医医学认为黄褐斑的成因有三:①情志失调,如肝气郁结,思虑伤脾,惊恐伤肾,暴怒伤肝等,均可使气机郁滞,脉络失和,气滞血瘀,血不能上荣于面而变生黄褐斑;②脾胃虚弱,饮食不节,劳倦过度,则中土转输失职,运化失常,日久则脾气虚而心血不足,气虚无力推血上荣而致颜面失养;③或因房室过度,久伤肾精,则阴虚火旺,虚火上炎,水亏则不能制火,阴血日耗,血弱不能华面。《诸病源候论》说“五脏六腑十二经血,皆上于面,夫血之行俱荣表里,人或痰饮渍脏,或腠理受风,致气血不和,或涩或浊不能荣于皮肤,故发生黑。”故无论是肝气郁结,气滞血瘀或是脾阳不足,肝肾阴虚,最终皆可致气滞血瘀或气虚血脉瘀滞而致黄褐斑。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虚则无力推动,气滞则血瘀,脉不通则血不行,血不行则色泽黯,故治疗黄褐斑应以辨证分型论治为主,不忘活血化瘀。
笔者近几年来以辨证论治为主,结合活血化瘀法治疗黄褐斑,取得较好疗效,现分述如下。
1.肝郁血瘀型此类患者在临床上最为多见,以中、青年女性居多。因情志不舒,气机郁滞,脉络失和,气滞血瘀血不能上荣于颜面所致。症见:斑块呈褐色,形状不规则,多分布于额及双颊处。常伴有心烦易怒或郁郁寡欢,胸闷不舒,夜寐不宁,月经不调或经来腹痛,乳房胀痛等症状,舌暗红或有瘀点、瘀斑,脉弦细或涩。治宜疏肝理气、活血化瘀,方用桃红四物汤加柴胡疏肝散加减,药物如下:
桃仁10g红花10g当归10g
川芎10g赤芍10g白芍10g
生地黄20g柴胡10g陈皮10g
香附9g郁金10g枳壳10g
甘草6g
心烦易怒、夜寐不宁者加牡丹皮、山栀子、合欢皮;大便燥结者加大黄、黄柏;夹有痰湿者加用白术、茯苓、法半夏。治疗此类病人时应注意同时作好情志疏导工作。
2.脾虚血瘀型多因饮食不当,劳倦过度,中阳不足,运化无力,日久则脾气虚弱而心血不足,气虚无力推动血液,气虚血瘀则颜面失养出现褐斑。症见斑块色淡,多分布于额、眉、颊、鼻、上唇等部位。常伴有脘痞不舒,少气懒言,肢软乏力,食少便溏或月经量多等,舌质淡,脉细缓。治宜补益脾胃、益气祛瘀,方用补中益气汤加减,药物如下:
党参15g黄芪30g陈皮10g
白术10g茯苓20g柴胡10g
升麻9g当归10g阿胶10g(烊化)
甘草6g
便溏严重者加芡实、赤石脂;夜寐不宁者加莲子心、夜交藤;情志不畅者加香附、川楝子;肾阳虚者加菟丝子、鹿角胶、补骨脂;恶心呃逆者加用吴茱萸、法半夏。
3.肾虚血瘀型此型多因房劳过度,肾水不足或因久病致肾水亏耗,阴虚火旺,虚火上炎,水不制火,阴血日耗,血虚不能华面,面络瘀滞所致。此型常伴腰膝软,头昏目眩,失眠多梦或妇女月经量少,舌淡红,苔薄白,脉细数。治宜滋补肝肾,活血化瘀,药物如下:
生地黄10g熟地黄10g山茱萸10g
山药12g茯苓15g泽泻10g
枸杞子15g牡丹皮10g牛膝10g
百合10g丹参30g桃仁10g
红花10g当归10g川芎10g
甘草6g
胁肋疼痛者加柴胡、枳壳;大便秘结者加知母、制何首乌。

湿热病证

湿热之证,现代医学许多急慢性感染性的疾病均可见到湿热之证,可见全身各系统的急慢性染性的发热,消化系统、泌尿生殖系统的一些疾病也可见于湿热。由于湿热之邪胶结难愈的特点,往往病程较长。本病因多为感受湿热之邪,或素蕴脾湿又复感外邪所致,多以脾胃为病变中心。脾主湿,胃主燥,湿热之邪侵入中焦,中气实者,病多在胃;中气虚者,病多在脾,病势缠绵难愈。
治疗原则
湿热证恶寒发热、汗出而不解、头重如裹,肢倦身困、胸腹痞满,渴不饮水,舌苔腻或黄腻,脉濡数者治以辛芳透表,清利湿热。 三仁汤加减(杏仁、半夏、白蔻仁、苡仁等)
湿热证发热起伏,状如阴虚。上午较低,午后或晚上较甚,并汗出不解,口虽干但不思饮,苔黄腻,脉多濡数或滑数。治以清热化湿,佐以宣透。黄芩滑石汤加减(黄芩、滑石、通草等)
湿热证身冷、足冷、多汗,状如阳虚。尿短赤,二便热且臭。 治以清热利湿。三妙散加味(苍术、黄柏、川牛膝等)。
湿热证汗多或自汗、盗汗、口中无味,尿少短黄,苔黄腻。 治以清热利湿止汗。茵陈蒿汤加减(茵陈、栀子、冬瓜仁等)。
湿热证表现遗或滑精,苔黄腻,脉濡数、口苦无味、下身湿痒、口干不喜饮。治以:清利下焦湿热。龙胆泻肝加减(胆草、栀子、黄芩等。)
湿热证表现阳痿。 苔黄腻、脉滑数。治以清利下焦湿热。三妙散加味(苍术、黄柏、泽泻等)。
湿热证表现便溏不爽,脘腹胀痛,日久泄泻,脉滑数,舌苔白腻而干或黄腻,脘腹胀满疼痛。藿香正气散加减。藿香、佩兰、厚朴等)

湿热一证,因其病程长,难以速愈,应注重观察舌脉,若食欲不振,口苦口淡无味,口渴不思饮,倦怠呕恶、头重如裹之脾胃证状和尿短赤黄等湿热证。治疗应清热利湿为主,方中酌加利尿之药,使湿热之邪从小便而解。正如叶天士曰:“治湿不利小便非其治也。”本病饮食以清淡为宜,禁食肥甘厚腻之品,方可达到疗效。

慢性胃病的中医治疗

慢性胃病归属于中医学“胃脘痛、痞满、心痛、肝胃气痛”等范畴。为临床常见病、多发病,病程长,病情复杂,往往缠绵难愈。其主要临床症状为上腹部有不适感、恶心、嗳气、饱胀、胃酸、烧心、消化不良等。
1 慢性胃病的判断
1.1 观察舌象 慢性胃炎患者的舌象可以充分反映其患病状况,如患者病情较轻,其舌象为舌质淡红、舌苔薄白;如果慢性胃炎继续发展,舌象也会随之而发生变化,若只是舌苔发生变化,则说明尽管慢性胃炎虽然比较严重,但是其预后尚好,如果舌质和舌苔均发生了变化,则说明可能发生了器质性的病变,如果出现裂纹舌、绛紫舌,则说明病况日久,或者发生了症结。
1.2 了解饮食 慢性胃炎患者的饮食情况和其病况关系密切,食物不消化,“脾不转也”;食欲不旺盛,“脾有不化之食也”;“食物不往下行走”,“脾寒也”;喜欢吃甜食,“脾不足也”。从这些情况来看,慢性胃炎患者的食欲、饮食以及饮食前后的症状都和病况关系密切,对于判断患者的病况、虚实转归非常重要。
2 辨证与辨病相结合
遵循中医辨证论治原则,又充分运用现代医学知识及检测手段,进而辨证论治是治疗慢性胃病的关键。如临床上消化性溃疡辨证属于脾胃气虚、脾胃阳虚,用黄芪建中汤加减以温中散寒、健脾和胃,其中用黄芪、白芨、蒲公英等托里生肌,帮助其新生组织生成,促进溃疡的愈合,取得较好的疗效。癌前病变中、重度萎缩性胃炎多为气滞血淤痰凝所致,故常在辨证的基础上用白花蛇舌草、半支莲、莪术、蒲公英、石见穿等清热散结、活血化瘀之品,以达到清邪毒,散滞气之目的。现代药理研究证实:这些药多具有抗肿瘤作用。此外在辨治慢性胃病时,还须辨明病位、病性,同时注意各脏腑之间的相互关系和影响。
3 治疗用药,突出重点
3.1 健脾为主,不忘顾护胃气 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胃的强弱决定着人体正气的盛衰,先天禀赋不足或劳倦过度、饮食不节、大病久病正虚不复,均能使脾胃虚弱,阳气不足,抗邪无力。《脾胃论》曰:“内伤脾胃,百病由生。”从理论上指出内伤脾胃在发病学中具有重要地位。临证常用香砂六君子汤、参苓白术散、补中益气汤等为基础方加减,治疗各种慢性胃病。补益药应补而不滞,润而不腻,避免使用滋腻厚味碍胃之品,慎用辛辣、香燥、苦寒、耗气破血之品,损伤胃气[1]。
3.2 调脾疏肝并举 肝脾二脏在生理上相互协调,相互为用,病理上则相互影响。肝的疏泄功能可疏调全身气机,改善消化功能,促进脾胃运化。肝的疏泄条达之性,有赖以脾化生气血以滋养。一些患者精神压力大,导致肝失疏泄,肝气横逆克脾犯胃,而出现胃肠道症,可促使胃粘膜充血、糜烂等病理改变。所以笔者非常重视情志因素在疾病发生及发展中的作用,在治疗慢性胃病时,不但要帮助患者树立治疗的信心,在处方遣药中可加入疏肝理气之品,如佛手、柴胡、香橼皮、元胡、六月札等,使肝恢复其条达之性,脾恢复其健运之功[2]。
3.3 滋阴除热湿 慢性胃炎主要从热辩证,从病因上来讲,胃热可以引发胃黏膜发炎。并且慢性胃炎的症状主要表现为热象,因此在治疗上应该采取滋阴养胃,除热湿的方法。临床上使用苍术、佩兰、麦冬、石斛、藿香等加减,达到滋阴养胃,清除热湿的效果[3]。
3.4 活血化瘀 不节饮食、过度寒热、恼怒忧思常引发胃部气血淤滞,导致慢性胃炎。慢性胃炎反复发作,致使脾胃虚弱,气虚淤结。临床诊疗过程中,笔者通过认真观察慢性胃炎患者的舌象、胃部镜像发现,慢性胃炎、胃癌患者经常出现暗红色舌、紫色舌等气阻血凝现象。在临床治疗过程中,笔者使用丹参、郁金、莪术等药物进行活血化瘀治疗,疗效显著[4]。
综上所述,中医药对慢性胃病有很好的疗效,而中医治疗必须以辩证为基础,只有辩证准确,才有可能确定正确的治则、治法及有效的方剂,从而取得良好疗效。

凉血地黄汤治疗过敏性紫癜

过敏性紫癜是一种微血管变态反应性出血性疾病,能引起血管壁通透性增加及渗出性出血和水肿,在临床上表现为皮肤斑点、瘀斑、关节酸痛、腹痛及肾脏损害等综合性症状和体征。初起为小型荨麻疹或淡红色圆型丘疹,多伴有轻度瘙痒感,于数小时内其色增深,变为各种形态的红斑,或经数小时后红斑的中心发生点状出血。出血点的红晕于短期内消失,斑点孤立存在或融合成片,通常为对称性,几乎均于四肢及臀部,而以近关节处伸侧为多,在面部及躯干部甚少。关节症状可自轻微的疼痛及明显的红肿热痛,可单发或多发。腹部症状可有不同程度的腹痛、腹肌强直,程度较轻,无固定压痛点。肾损害多以血尿为主,少数发生局灶性或慢性肾炎。

诊断要点

皮肤紫癜呈对称性分布,以下肢及臀部为主,尤以四肢伸侧多见,多伴有关节、腹部及肾脏的症状。
治疗方法
处方以凉血地黄汤加减(《医宗金鉴》):黄连6 g,黄芩9 g,栀子15 g,生地15 g,元参15 g,当归9 g,甘草3 g。
加减:单纯性者,如起病较急,热势亢盛,紫斑较多,出血较甚,应增强清热凉血、活血止血消斑药物,如:紫草、丹皮、茜草、赤芍、大黄等;风湿性者,加秦艽、木瓜、乌梅、薏米仁、防己等祛风利湿、通利关节的药物;腹部性者,加制大黄,地榆炭、苍术、木香;肾病性者,加白茅根、茜草、仙鹤草、苦参等;反复发作,病程较长,瘀斑紫暗,伴面色白,神疲乏力、形寒肢冷、腰膝酸软、舌质胖大苔润、脉沉细者,乃脾肾阳虚之候,宜温补脾肾,收敛止血,方用保元汤合本方酌情加减。

中医学对过敏性紫癜的治疗日趋完善,提出了除外感热毒邪外,饮食、情志、劳倦等各种原因导致了脏腑内伤,阴阳失调,阳气内盛蕴生内热,也是发病的机理之一。奠定了以清热凉血为主的治则。在此基础上,笔者结合临床之所见,认为无论是外感而来的热毒或阳盛蕴生内热,皆易犯上,这也符合火热之邪致病的特点。心为火脏,主血脉,火热之邪易于扰动心火。肺者,五脏六腑之盖也,主一身之表,首当其冲。故最易犯心肺二脏,致心肺蕴热,脉络被热邪损伤,遂使血不循经,外溢皮肤或内溢脏腑而发为本病。从这些机理出发,制定了以清心肺之热,凉血活血、止血消斑为主的治则,采用《医宗金鉴》“凉血地黄汤”来治疗。原方组成:生地三钱,黄连、当归各一钱,甘草、栀子(生研)、元参各一钱,黄芩二钱,水二钟煎八分,量病上下服之。方解:黄连、黄芩、栀子清热泻火解毒,黄连重于泻心火,黄芩清肺热之力最强,二药为君;栀子引热从小便出,并助生地、元参凉血养阴以降火,三药为臣;当归养血去瘀,瘀去血止为佐;甘草为使,取其泻火解毒,缓急止痛。本方既能清泻心肺之热,又能凉血消斑,同时又能缓急止痛,缓解关节及腹部不适,是乃标本兼顾,直达病所的绝妙方剂。在此方基础上,随证加减,分清主次,确能取得见效快、疗程短、痊愈率高的效果,由于本病十分复杂,不能面面俱到,只能择其主要,阐述如斯,不足之处,敬请同仁斧正。

辨治慢性胃炎

慢性胃炎属中医胃脘痛、吞酸、嘈杂、痞满等范畴,是内科常见病、多发病。该病迁延难愈,易复发。
脾胃虚弱
此型可为脾胃气虚或病久所致,也可为肝失疏泄横逆所致。脾胃虚弱可以致气滞血瘀,又可因健运失司而生内湿,出现湿浊中阻、郁久化热之象。脾胃虚弱(或虚寒)者,治拟健脾益胃或温中健脾,方选四君子汤、香砂六君子汤或黄芪建中汤、黄芪桂枝汤加减;脾虚湿热或湿盛者,治拟健脾燥湿或清热利湿,宜选用二陈汤或三仁汤、藿朴夏苓汤加减,气滞血瘀者可加理气行气活血药。
脾虚胃热型
此型多因脾虚日久、气机阻滞、郁久化热,或再感热邪,或过食辛辣厚腻之品所引起。治拟健脾益气、和中清胃,宜用半夏泻心汤、左金丸加减。
肝胃不和型
此型包括肝气犯胃和肝胃郁热,多因情志不畅、肝气郁结或郁久化热、横逆犯脾所致。前者当疏肝理气,宜用柴胡疏肝散加减;后者当疏肝泄热和胃,宜选用化肝煎加减。
胃阴亏虚型
此型多因过食酒辛,或热病伤阴,阴虚内热或胃热郁久伤阴所致。治拟养阴益胃,宜用沙参麦冬汤合芍药甘草汤或一贯煎加减。
慢性胃炎病程较长,易反复发作。发病当初虽以邪实为主,但易被忽视,故而就诊时,多为寒热虚实错杂并见。寒热者脾胃虚寒,肝火胃热也;虚有脾胃气虚、阳虚、阴虚,实有气滞、食积、湿阻、痰凝、火郁、血瘀等。临证时根据寒热虚实的轻重多少来立法选药及确定剂量。最能体现程师“攻补兼施,寒热并用,辛开苦降”这一立法特色的方剂,有半夏泻心汤、左金丸、枳实消痞丸。半夏泻心汤兼温、清、攻、补,辛开苦降、温脾清胃,且温而不燥、补而不滞、清而不损,无理气之品却能起到理气之效;虚偏盛者可合四君子汤,减黄连之用量;热偏盛者可加蒲公英、白花蛇舌草,以清脾胃之热。枳实消痞丸系在半夏泻心汤基础上发展而来,加强了辛开苦降、健脾和胃、消除痞满的能力。左金丸中,黄连可清肝胃之火,少佐吴萸增疏利之力,可助黄连和胃降逆,且制约黄连之寒凉。此方虽小,却有攻补兼施、寒热并投、辛开苦降之意。一般黄连与吴萸均用6g.寒甚者,减黄连为3g;热甚者,减吴萸为3g.
幽门螺旋杆菌(HP)与慢性胃炎的关系已得到公认,在强调辨证治疗时,也适当辅以辨病治疗。上述左金丸、白芨兼有抗HP的作用。另外,大黄、三七、乌梅、玄胡、连翘、厚朴等也有抑HP的作用,也可根据辨证优先考虑使用。
服药虽然能明显改善症状,但此期间的调摄及治愈后的保养至关重要。首要的是,饮食必须做到规律,冷热生辛辣肥甘之品少食或适时而食,忌烟酒;其次是调摄情志,要保持心情舒畅,注意劳逸结合;第三则是防止外感邪气,“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可适当进行体育锻炼,多到户外活动。如此心、神、体三者合一,则利于慢性胃炎康复。